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之我見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會看《孫子》。當然小時候看跟現在看的深度與廣度絕對不同,小時候按照字面看,自以為都看懂了,結果才發現我什麼也不懂。即便現在寫完全書的《孫子》之我見,我也還是不懂。讀《孫子》有其固有門檻,包括春秋時期的兵制、戰略設定以及最一翻兩瞪眼的問題:今本《孫子》,甚至於簡本《孫子》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這些其實都在在讓讀《孫子》的人容易陷入無法思考的窘境。

如果不能確定讀的書文字是否正確,如何解釋它的意思?這可是個大問題。所幸,《孫子》不只是一本書,更是一部「兵法」。稱兵而不稱戰,有其深意。在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中,「兵」可以解釋成「武器」或是「軍事、戰爭,或有關於軍事、戰爭的事情」,用現代的話來套用,會比較接近「軍事事務」( Military Affairs)。如果單純從「戰」的角度來看「兵法」,那麼只會看到兵法的部份而無法看見其全貌。弔詭的是,我們往往只關心「戰」的那個層面。這是人之常情。個人寫〈我見〉系列以來,會發現孫武很少論述「戰」的具體細節,例如要怎麼前進,怎麼攻擊……這種如何在戰場上獲勝的問題。相反地,而是不斷地告訴你將領要注意什麼,什麼事情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兵法是工具箱(tool box),不是教條(doctrine)

就跟修車師傅的工具箱一樣,兵法給你工具,而不是必勝法則,所以兵法不是成功的SOP。那為什麼要學兵法?還是要回歸到工具箱的概念上,「為什麼需要工具箱?」因為我們需要工具來完成我們的任務。所謂的「九地」,只是孫武告訴你在地形運用上的結果。你要如何應用工具產生正面助益,是你這個將領的事情

因為戰勝對方不是只有一種方法。

所以從任務的設定開始,就必須要慎重考慮。如果今天一個君主對將領說:「打贏對方」,那麼將領可以用的資源有多少?是5萬人?是50萬人?這些都會影響到戰爭的結果與對自身的影響。將領要做的事情是「運用有限的資源去完成君主交待下來的任務」;君主要做的事情則是「確認給予將領的任務有助於國家發展」。大前提還是要以國家發展為主,而不是君主個人的偏好,甚至於是情緒反應,這是在純然理性的前提下進行的。捨棄掉情感的蒙蔽,才能看見真實。孫武一直不把將領當人,因為他排除了將領的信念,這也可以反應春秋時期的心態吧?「義戰」一直都不是一個可靠的東西,因為「義戰」並不會幫助將領打勝仗,相反地,因為是義戰,將領更沒有打敗仗的本錢。

在研究所時期,指導教授告訴我們,「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這句話不是在算加減,「我們這邊有優勢,我們這邊有劣勢,所以互相抵銷,兩邊變成均勢」,我的理解是「你算得愈多,就愈有機會勝利」。我在文章也大力認同簡本「兵之情主數」的說法,《孫子》的兩個關鍵字就是「算」「數」。




什麼是「算」?什麼又是「數」?

用現代決策科學的觀點來看,畫出一個可執行決策樹,就是將領「算」的目的。「數」其實就是決策樹裡面的參數。


決策樹範例 via Wikipedia

建構出決策樹就是「算」,裡面的數字就是「數」。兵法是建構出整套行為邏輯的方法論

《孫子》用兵法(軍事事務)的角度來看,有趣的地方在於它論述的是所有跟軍事有關的事情,所以訓練、招募也是,當然戰爭經濟也是。孫武的概念還是以「全」為主,因為如果不能保全實力,戰勝之後又會如何?這個觀念跟當時情勢有關,當時戰爭頻仍,當A國與B國打,其他的C、D、E……等國都會等著坐收漁人之利,所以慘勝等於輸,如何保全國家實力,這是將領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為什麼寫《孫子》的文章

說老實話,我寫《孫子》的文章不會寫得比前人好,除了通篇都是我個人意見外,參考的資料也少,治學方法也有待加強。那為什麼還要寫出這樣的文章貽笑大方?最主要的,還是因為聽到別人說《孫子》、講《孫子》,甚至於用《孫子》,都跟我的想法差很多。就一個「半科班」出身的人來看,坊間對於《孫子》的理解都還有其它層面可以探討,但可能因為市場的關係,市面上的《孫子》相關書籍,真正談論《孫子》內容的讀物並不多,很多書籍的格式都是「原文」、「譯文」、「範例」,運用大量的歷史故事來看解釋《孫子》的字句。這樣的作法可以讓人更容易了解《孫子》的字面內容,但這樣的作法讓讀者僅僅為「吸收」的角色,這會大幅降低《孫子》的應用層次。

中國諸子百家著作很有趣的地方是,不同的時候讀會有不同的了解程度,而且可以應用在很多方面。這是因為中國古書有很強的抽象概念,因為抽象,所以可以套用到很多情境。其中《孫子》更是被應用到很多地方的一套書,除了戰爭、商戰、運動競賽,甚至於是男女關係、人際交往上,都有類似的觀念與著作產生。這是因為《孫子》高度抽象化了「兩方競爭」的情境的結果。也就是因為這個抽象性,使得字句之間往往有很強的模糊地帶,所以公說公有理,婆說也有道理。莫衷一是的結果是,猶如一張照妖鏡般,將那個人的見識與認知完全地反映出來。

太史公於《史記.本紀.五帝本紀》中有一段話可以好好玩味:「予觀春秋、國語,其發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顧弟弗深考,其所表見皆不虛。書缺有閒矣,其軼乃時時見於他說。非好學深思,心知其意,固難為淺見寡聞道也。」中國古書往往需要「好學深思」,才能「心知其意」,藉由反覆推敲字間的意義,才能了解當時作者為何這樣說。這是現代人看古書很難做到的一點。本人有幸讀過幾年的心理學,也有幸唸過國際事務,玩過兵棋推演,這樣的背景之下看到的《孫子》應該會有別於坊間的《孫子》相關讀物。說穿了,〈我見〉一系列文章也只是我運用自己的背景知識推敲《孫子》的讀書筆記而已。既然是讀書筆記,也就不怕貽笑大方。俗話說「互相漏氣求進步」,也希望各位看倌看到問題時,也給我漏氣一下,這樣也才能鞭策自己繼續去更深入《孫子》這本書。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