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實虛》之我見(一)

孫武著名的「致人而不致於人」在〈實虛〉中登板亮相。

之所以要「致人而不致於人」,是因為要藉由戰場的利益去型塑對方的思考,進而分散敵人後,完成兵力優勢的局面。

注重將軍的思考方式與軍隊的兵力配置,這是孫武超越當時時代的關鍵。


致人而不致於人

孫子曰:凡先處戰地而侍敵者佚,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能使敵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敵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敵佚能勞之,飽能飢之,安能動之,出於其所必趨也,趨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畏者,行無人之地也。攻而必取,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敵不知所守;善守者,敵不知所攻。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司命。

孫子說:一般來說先到會戰地點等對方的一方能夠保持體力,晚到會戰地點而急於應戰的一方則會勞累身體。所以知道如何打仗的人,能夠取得主動。能夠使對方自己過來,這是用利引誘;能讓對方無法過來,這是用害阻礙。所以對方等你過來,可以讓他疲於奔命,對方飽食可以用飢餓害他,在對方一定會去的地方出現,要讓他意料不到。能夠行軍千里卻不畏懼,是因為行走在沒有敵人的路上。攻擊就一定能取得成果,這是因為攻擊他們沒有守備的地方;能夠牢固的防守,這是因為防守對方一定會攻擊的地方。所以知道如何攻擊的人,對方不知道怎麼防守;知道如何防守的人,敵人不知道要如何攻擊。這是多麼細微的事情,以致我們看不到;這是多麼需要注意力的事情,以致我們聽不到,所以才能主宰對方的命運。

知道怎麼打仗的人,會獲得戰場上的主動權。

  1. 對方自己前來,這是因為對方認為有「利」
  2. 讓敵人不會來,這是因為對方認為有「害」

值得注意的是,對方會不會來是雙方對這場戰爭主動權相抗衡的「結果」。也就是說,甲乙兩軍對戰場的主動權掌握可以藉由獲得戰場的結果得知。但這邊出現了一個弔詭的狀況:「為什麼對方會覺得有利而過來我所設定的戰場」?難道「我所設定的戰場是對對方有利的」?

這必須要從認知的角度來看。我師會設定一組「對方認知的利處」、「我方掌握戰場的利處」的預想值;對方亦會設定一組「對方認知的利處」、「我方掌握戰場的利處」的預想值。而對方會前來我師設定的戰場乃是因為他認為對方會獲勝;我師設定戰場也是因為認為會獲勝。關鍵在於是哪一邊的設定更接近戰場的絕對利益

在戰場的主動權掌握上,孫武提供了三個方向可以使對方按照我方的劇本行走。

  1. 佚能勞之(心態)→當對方等著享用勝利果實時,挑戰他,讓他花費更多的力氣
  2. 飽能飢之(身體)→等待他飢餓時對他動作
  3. 安能動之(狀態)→當對方設定好戰場時,改變戰場
    (這裡大幅抽象化孫武原文的意涵,已和原文相出入)

佚對比於勞;飽對比於飢;安對比於動,孫武運用相互對立的概念延伸出操縱對手的動作準則。而要了解對方的配置與想法,並利用對方的行動創造致勝的契機。具體來說就是隱密行動、避免地雷、攻擊對方的軟肋與用最強的配置防禦對手的攻擊。所以孫武歸納出「善攻者,敵不知道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道其所攻」的結論。

這好像是理想,但卻做不到?其實也不盡然。現代管理理論的關鍵成功因素(key success factor,KSF)的概念可以當成「善攻者,敵不知道其所守」的現代詮釋。掌握到行動的KFS,就有機會達到「善攻者,敵不知道其所守」的境界。

從資源配重的角度來看,「善守者,敵不知道其所攻」這就跟我們在玩磁浮飛盤時一樣,我們都會把手上的塑膠拿來擋在球門前,而對方即便控制磁浮飛盤,也沒辦法進門得分。這就是「善守者,敵不知道其所攻」的最簡單詮釋。

pic via http://a1.mzstatic.com/us/r1000/032/Purple/d8/22/db/mzl.oysrncdx.480×480-75.jpg

要達成孫武的「善攻者,敵不知道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道其所攻」,前提是要懂得閱讀比賽(read game)。在這一場戰役的體悟上勝過對方,你才能知道哪邊是對方的軟肋,哪邊又是對方一定會防守的地方。將軍如何閱讀這場戰役,決定了戰爭的走向。足球比賽中,好的中場球員總是可以用球撕裂對方的後防線,創造出可以破門的契機,這就是一種閱讀比賽的表現。

能夠閱讀戰役的將軍,便在無影無形的狀況下決定對方的命運。進軍對方虛弱的地方,別人就無法防禦;我師退後而對方不能追的原因,在於距離遙遠。所以我要對方與我戰鬥,就攻擊他一定要救援的地方,那麼敵人雖然建築了強大的防禦工事,也不得不離開與我相戰。如果我不想與對方戰鬥,就要違背他的心意(不讓對方設定戰地),就算我師只有一般野戰使用的營地,也可以做好防守。

核心概念在掌握戰場的主動,便可以最大程度地干涉對方的行動

打個比方來說,「圍魏救趙」成語的典故就在於齊國的孫臏在魏國龐涓出兵攻擊趙國時,派軍隊抄龐涓魏國首都大梁,迫使龐涓不得不放棄趙國的戰事回頭救援,達到救援趙國的目的。

孫臏厲害的地方不一定是在帶兵,而是他閱讀這場戰役的能力明顯大於龐涓與魏君。相對地,孫臏最後能夠「誘」殺龐涓於馬陵,乃在於孫臏減灶,而讓龐涓認為孫臏兵力正在減少而一步步往孫臏設下埋伏的馬陵-孫臏設下的戰地。孫臏並沒有設下防禦工事,而是利用距離的掌握(與龐涓軍隊保持一定的距離,使龐涓藉由尚且溫熱的灶來判斷孫臏的兵力)與「乖其所之」-違背他的心意,不讓他到對他最有利的戰場,來保持自己的軍隊不受到大規模攻擊而潰敗。

漂亮的一場戰役,無怪乎有人認為孫臏=孫武。




約戰

進而不可迎者,衝其虛也;退不可止者,遠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戰,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戰,雖劃地而守之,敵不得與我戰者,謬其所之也。故善將者,形人而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而為十,是以十擊其一也。我寡而敵眾,能以寡擊眾,則我之所與戰者,約矣。

進攻卻沒有面臨敵軍,是因為軍隊衝擊的是沒有兵力駐守的地方;受退卻沒有遭受阻撓,是因為遠離對方而沒有遭受攻擊的關係。所以我想要進攻,對方雖然準備好要等我過去,不得不離開防備工事而與我交戰的原因是因為我攻擊的是對方一定要救的地方;我不想戰鬥,雖然只有圍出一個野戰陣地,而對方也不會進攻,這是因為讓對方產生了錯誤的判斷。所以知道當好將軍的人,可以在無形中朔造對方的的思考,進而產生他要做更多的準備,而我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好,我方用一個整體迎接對方十個小群體,等於對方是用十個小部隊來打我一個大的軍隊。我用一個大軍隊面對對方十個小部隊,能夠用少量的部隊數贏過對方,這是將對方分成十個獨立的小單位的緣故。

在「善攻者,敵不知道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道其所攻」的前提下,我們要做到什麼事情?完成什麼目的?答案就在讓我們進攻能獲取戰果,讓我們的防禦能夠保護自己。要達到這個目的就必須要藉由「攻其所必救,謬其所之」的手段來完成,來藉由影響對方的思考型塑對方的兵力配置進而讓敵人被我驅策,而我不會被人驅策的狀況。讓敵人分成十個單位來與我方接戰,製造「相對」的兵力差距,即便原本勢力相當的雙方,到此局面也變成一支大象攻擊十隻狗,這時候後與我戰鬥的勢力就變小了。

這邊是很簡單的算數概念,實力相當的兩邊,如果有一邊變成十個獨立作戰的單位,那麼相對我方來說,是面對十個兵力只有我方十分之一的單位。在當時非常注重兵力差的時代,這概念是一項重大的突破,提示了所謂的兵力差其實只是相對概念,並非絕對。

姑且不論《孫子》內含的相對概念,在〈謀攻〉一章有「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這麼一段話,當時我的翻譯是兵力低於對方十倍的話要包圍他才有機會獲得勝利。配合此章節來看豈不自打嘴巴?倒也不盡然,因為

  1. 這裡談的是約戰(把敵人拆分)的概念,而非準則。
  2. 本章的「以十『攻』其一」與〈謀攻〉的「十則『圍』之」則有用字上的差異

當然,要不要接受就由各位看倌自行定奪了。

回過頭來說,「約戰」的概念其實就是製造相對的兵力差獲得戰場上的優勢,這是必須依靠在戰場主動性上的事情。也就是說,必須要閱讀比賽,才能夠「約戰」。孫武對將軍的要求,就是必須要能閱讀比賽,相信這也是當初在〈始計〉所提到的「智」的現代化解釋吧。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