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九地》之我見(一)

孫武在〈九地〉描述了幾種環境與應用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這幾種環境並不完全是互斥的,有些環境是可以兼容的。

根據銀雀山漢簡,我們可以發現《孫子》一書可以用五個字做總結與摘要,這與現存宋本《孫子》有著莫大的差異。


一、九地

孫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泛地,有圍地,有死地。
諸侯自戰其地者,為散。
入人之地而不深者,為輕。
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為爭。
我可以往,彼可以來者,為交。
諸侯之地三屬,先至而得天之眾者,為衢。
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為重。
山林、險阻、沮澤,凡難行之道者,為泛。
所由入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吾之眾者,為圍。
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者,為死。
是故散地則無戰,輕地則無止,爭地則無攻,交地則無絕,衢地則合交,重地則掠,泛地則行,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孫武說:用兵的法度中,有分散地、輕地、爭地、交地、衢地、重地、泛地、圍地、死地。
在自己的國土上作戰是散地。
進入敵人境不深的話,叫輕地。
我佔據有利;敵佔據也有利,這樣的地方叫爭地。
我可以去,對方也可以來,叫做交地。
領土被很多國家所佔有,先得到而可以得到眾人的協助的地方,叫做衢地。
深入對方的領地,而背離我方城邑很多的,叫重地。
舉凡深山叢林、險峻阻礙、沼澤…等不好走得地方,叫泛地。
進去的入口狹隘,撤退的路線迂迴,敵用人較少的兵力可以攻擊我方軍隊,叫圍地。
速戰速決可以生存,無法馬上處理就會敗亡,叫死地。
所以散地上沒有戰爭,在輕地上不要停止步伐,取得爭地時不要花心思在攻擊對方,在交地不要斷絕與我方的聯繫,在衢地就要與諸侯合作交往,在重地就要劫掠城池,在泛地要行軍離開,在圍地要運用謀略,在死地就要戰鬥。

孫武在〈九地〉這一章中劈頭就講了九地是哪九種地形,這是很少見的。
無論如何,這樣的寫法可以避免後世一直在猜測到底是哪九地。

要注意的是,這九種地,不是單純的「地形」、「地勢」、「地貌」的觀念,而是揉合了地形概念的用兵法門。
正如同在前文
《孫子.地形》之我見(一)所提到,孫武從來就不會指明這種地形長什麼樣子,而是直接告訴看書的人,符合什麼條件就是什麼地形。
所以九地是九種用兵時要參考的地形應用。

另外「九地本身並不完全互斥」,所以可能會有同時出現既是輕地(剛越過國境)也是泛地(山林險阻)的狀況。
但在九地的組合中還是有互斥(補)現象,如散地(我國境內)與輕地、重地(都在對方境內)就不會同時出現。
用現在的分類方法來說,就是標籤(tag)的概念,有些tag是互斥,有些tag可以並存。
這樣看來,雖然九地的分類方式不見得符合現在很流行的MECE法則(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相互獨立,全無遺漏)但把tag概念套入來看,其實孫武的分類方式還挺酷的。

衢地也是研究《孫子》的熱門題目。
孫武在〈九變〉也有講到衢地,他的說法一直都沒變,就是要「合交」。
「衢」的意思是四通八達的道路,所以衢地可以理解成是交通要道、一個地區的交通中樞,甚至是整個天下的居中處。
所以衢地就這層意思來說,與孫武說的交地有點類似,若參照「衢地合『交』」《孫子.九變》,我認為衢地就意義上來看,就是交地的一種延伸。(交地「包含」衢地)
所以在衢地時不光是要跟其他行動者(actor)合作,更要注意跟我方的聯繫(交地)。


二、兵之情主數

所謂善戰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也,眾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
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
敢問:「敵眾以正將來,侍之若何?」
曰:「奪其所愛,則聽矣;兵之情主數也,乘人之不給也,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會打仗的人,能夠讓對方前線後勤無法聯繫、主力奇兵無法配合、兵將無法彼此支援、決策與執行單位不能緊密配合,兵卒離開了就無法聚集,士兵聚在一起卻不能發揮整體戰力。
能獲得優勢就會行動,不能獲得優勢就會停止。
問題是:「對方人數眾多且嚴整即將前來,要如何應付?」
我說:「奪去對方所在意的東西,對方就會按照你的節奏;用兵的精髓在於計算,要利用別人不想給你的弱點,從他想不到的地方,攻擊他沒有戒備的軟肋。」

請各位注意,這邊在文本上可能存在爭議。
現存《孫子》以宋本(十一家註、曹註)為主,載「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
這裡採用漢代銀雀山竹簡版本:「兵之情主『數』,乘人之不『給』也」。(翻譯參考李零,《孫子十三篇綜合研究》,頁162)

這2個字的差異可能會對孫武的戰略思想產生很大的不同。
按照宋本解釋,孫武認為「用兵的精髓在於『速度』,要利用敵人來不及防備的時候,走沒有注意的道路,攻擊沒有戒備的地方。」
按照簡本來看,孫武認為「用兵的精髓在於『計算』,要利用敵人不想給你(他會失去)的東西,從他沒有意料的道路,攻擊沒有戒備的地方。」
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原因如下。

  1. 孫武在《孫子》其他篇章內從來沒有把「速度」的價值提高到用兵精髓的層次。
    側面論述:「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勁者先,疲者後,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爭利,則蹶上將軍,其法半至;卅里而爭利,則三分之二至。」《孫子.軍爭》
    強調速度的結果是會讓戰力不齊全,這點我們在
    《孫子.軍爭》之我見(一)已經看過了。
  2. 孫武以「智」作為對將領的最高標準。
    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要「計利以聽」,甚至「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孫子.始計》
    孫武從一開始就強調將領對於智的應用,而具體呈現方式就是計算(數)
  3. 速度是執行面,數則是決策面
    《孫子》一書有很大的特色在於,它沒有寫細則,它都是記載用兵的大原則。
    在這樣的大原則之下,講的都是戰略面、決策的事情,很少去記載執行時要注意什麼。
    而行軍速度的掌握則是戰術執行面,而非戰略決策面。

綜合以上,不難看出現今對於這一段話的解釋方式小看了孫武的思想。

對孫武來說,將領最重要的就是計算對方的思維,找出對方思維的空檔,然後完成作戰計畫之後,用軍隊去完成。
乘人之不「給」就是要用對方的思維的弱點(盲點)動敵,產生思維的狹隘處,然後製造出對方的軟肋。
舉上次孫臏的戰役來看,孫臏就是抓準了龐涓的思考弱點才能控制龐涓的行動,在他意料不到的地方設下陷阱攻擊他。

速度很重要,但那是戰術執行面。
「數」才是孫武一直在談的戰略規劃、決策面,若不是「數」,孫武何必寫〈九地〉、〈行軍〉、〈地形〉?

所以回頭來看前面的描述,會作戰的人就是可以利用各種方式讓對方的戰力無法集結,進而運用較少的兵力獲得更大的戰果。

這是孫武對於將領「智」的具體想法。




小結

我自己也是在寫這篇文章時才發現,原來以往認知的「兵之情主速」是比較狹隘的解釋。

兵之情主數」或許是〈孫子〉一書的精華,孫武提供了很多當時的對於戰爭的相關數據,就是要提供一些計算標準、環境評估作為計算的由來。

但孫武並沒有忘記戰爭不是算來的,更是人用生命爭取來的,所以才會說「將者:智、信、仁、勇、嚴也」《孫子.始計》,強調信、仁、勇、嚴等實際管理軍隊時需要的特質。

以智為先,以嚴為底,這是孫武對於將領的評斷要求。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