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九地》之我見(三)

孫武在〈九地〉中從地形的應用論述忽然間抽離,而講到「諸侯之請」(現版本為「兵之情」),這是非常古樸的決策分析。

為什麼孫武會忽然抽離他原本的論述,而講到諸侯的決策模式?

這是因為孫武要藉由諸侯的決策模式帶出他心中理想的軍隊-王霸之兵


王霸之兵

凡為客之道,深則專,淺則散。
去國越境而師者,絕地也;四徹者,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淺者,輕地也;背固前隘者,圍地也;背固前敵者,死地也;無所往者,窮地也。
是故散地吾將壹亓志;輕地吾將使之僂;爭地吾將使不留;交地吾將固其結;衢地也吾將謹其恃;重地也吾將趨其後;泛地也吾將進其途;圍地也吾將塞其闕;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
故諸侯之請,寡則禦,不得已則鬬,過則從。
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
四五者,一不知,非王霸之兵也。
彼王霸之兵,伐大國則亓眾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

只要是進入對方國境攻擊對方,進去得深意志就會集中,進去得淺就會軍心渙散。
離開自己的國土,是絕地;四通八達的地方叫衢地;深入敵境是重地;在邊境徘徊是輕地;後面地勢不能進攻,前面是狹隘路口的地方叫圍地;無法往後撤退,前面又有敵人叫死地;軍隊無法前進的地勢叫做窮地。
所以在自己的國土時要確認自己的目標;越過對方國境要壓低身子;遇到雙方得到均為有利的地方要讓對方撤離;在雙方來往的通道上要封鎖交通;在四通八達的地方要謹慎運用地勢;越過對方國境很深的時候要前往對方身後;在不好走的地方要進入好走的地方;在被地形包圍時,要堵住前方的缺口;而在被地形包圍,前方又有敵人時,要展現不想活了的精神。
所以諸侯的心態是,我戰力不足就防禦,迫不得已就會戰鬥,損害超過界線就會服從。
所以不知道諸侯的心思的人,不能與他們預先結交;不知道戰場地形的人,不能派遣軍隊;不能運用當地的人,則沒有辦法在地形上取得優勢。
這些個方面,有一個是無法掌握的話,那就不是可以勝過諸侯霸主的軍隊。
勝過諸侯霸主的軍隊,討伐大國時,對方的兵眾無法聚集;展現軍威給對方看,對方就會無法語其他諸侯結盟。

如果各位是熟讀《孫子》的愛好者,那麼想必一定是對上面的原文感到陌生。
因為現今流傳的版本是宋朝十一家註孫子,而上面原文是以今本為底,銅雀山漢簡修改的版本。
漢簡版《孫子》更得我心,各位可以自己對照品味一下。

言歸正傳,在〈九地〉裡面,孫武又用類似的手法來敘述「地勢」的概念,一樣是用tag的方面來講各種地勢的運用要訣。
但在本章的最後,孫武抽離了地形的運用要訣,而講到諸侯的心理狀態與決策分析。
這是一種很古樸的決策分析,用現代「決策樹」的架構來看會有很多不足,但沒關係,孫武要說的在於這句「諸侯之請,寡則禦,不得已則鬬,過則從」。
這是孫武認為對方諸侯會下的判斷流程,這是2方面,2層次的決策模型

  • 我跟來犯的人誰強?
  • →(上一層為「是」的狀況下)是不是有其他辦法不發生戰爭?
    我的底限在哪裡?

第一方面,比較雙方戰力差距,如果守備方比較弱,就會採取防禦;如果沒有轉圜空間才會發生戰鬥。
另一方面的思考是,對於這次的戰爭,什麼條件下我會投降?

孫武重「智」的結果是,他認為對方的諸侯也是理性的,所以不會貿然採取戰鬥態勢
所以在第二步有沒有辦法不發生戰爭時,孫武提到了外交戰場的重要性。

假設第一步思考在防守方判定是我比較弱時,第二步則會思考怎麼彌補戰力差距,此時就會有外交的戰場-拉攏第三方國家進來。
孫武才會接著講「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攻擊方要知道防守方的思維,才能夠預先結交對方可能的國家,讓他逼不得已而在存在戰力差的前提下戰鬥,最後超越了他的底限而服從攻擊方。
但為什麼是「服從」?
在春秋晚期的政治環境下,較少滅國的事情發生,而是以「稱霸」作為政治理想的最高境界,這也可看出當時的政治思維是如何影響戰略的擬定與執行

孫武提出了「預交」、「地形」、「嚮導」的三個戰場知識的先決條件,並且認為如果無法完全知悉這些事項,那麼就沒有辦法變成「王霸之兵」。
為什麼要讓自己的軍隊變成王霸之兵?
這又要回到「諸侯之請,寡則禦,不得已則鬬,過則從」這句話了。
當如果是王霸之兵前往討「伐」國家,那麼對方從一開始就無法集結兵力;而後展現軍威給對方看之後,也無法從外交得到戰力支援。
「伐」字通常會用在「用武力對付不公義國家」的情境,「弔民伐罪」就是「征討有罪的人,以撫慰百姓」的意思。

從成立「王霸之兵」的幾個條件可以看出一些有趣的事情:

  • 對方是不義的國家。
  • 即便我師訓練精良,但仍然要先掌握戰場情況,用最好的方式打擊對方

孫武的戰略思想是務實取向,所以一直提醒將領要先掌握戰場情報。
但在這裡除了避免人員傷亡,對國力產生影響外,還必須要考慮「王霸之兵」的形象問題。
如果王霸之兵進入對方國境討伐對方時,傷亡慘重下取得慘勝,那麼這次戰爭反而會給攻擊國的霸業產生負面影響,因為他沒有打個漂亮的勝仗。
愈是要成為大國的國家,愈要注意這種國際形象
而我個人認為,古歷史最符合這種形象的就是「周武王(姬發)伐紂(辛)」的事蹟。
王霸之兵已成,打一場摧枯拉朽的戰役,天下歸心,這是孫武心中的王霸之兵
孫武也可藉此勸諫闔閭,攻擊不義的對方,才能夠稱霸於天下,這樣的戰爭才值得打。



原本預計本篇要結束〈九地〉,但因王霸之兵的概念很重要,所以獨立出一篇。

本章最後的部份與結論會在下一篇文章中做總結。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