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九地》之我見(二)

當我們深入敵境後,我們要面對的就是一連串的不可預期。

在這樣的心理壓力之下,孫武認為將帥更要讓走迂迴的道路前往他們可能戰死的地方,讓他們無從思考,全力應戰。

配合調度得宜的狀況,進一步可以攻城掠地,退一步也可「死且不北」。

這是孫武心中的進攻戰。


一、常山之蛇

凡為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克,掠於饒野,三軍足食。
謹養而勿勞,並氣積力,運兵計謀,為不可測。
投之毋所往,死且不北。
死焉不得,士人盡力。
兵士甚陷則不懼,無所往則固,入深則拘,所往則鬬。
是故不調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
吾士無餘財,非惡貨也;無餘死,非惡壽也。
令發之日,士坐者涕沾襟,臥者涕交頤,投之無所往者,諸劌之勇也。
故善用軍者,譬如率然。
率然者,恒山之蛇也,擊亓首則尾至,擊亓尾則首至,擊其中身則首尾俱至。
敢問:「則可使若率然虖?」
曰:「可。
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亓同舟濟也,相救若左右手。
是故方馬埋輪,未足恃也,齊勇若一,政之道也;剛柔皆得,地之理也。」
故善用兵者,攜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攻擊對方的方法是:深入敵國境內要集中攻擊力,守備方就無法克制我方的攻勢,掠奪充滿物資的地方,就可以讓前中後三軍飽餐。
小心維持自己的軍力而不要過度使用體力,維持士氣蓄積力量,調度兵力、規劃謀略要讓對方不能測度。
將士兵投入不能前往的地方,軍隊雖戰死而不會敗北。
無法輕易死亡的話,士兵就會用盡全力求生。
士兵陷入巨大困境就不會害怕,無法前進就會固守,深入敵境就會被拘束,前進就會與對方短兵相接。
所以軍隊沒有調教就會戒備,不用要求就會得到成果,不用命令也能親附在一起,不用下軍令也能夠獲得信任,禁絕軍隊內占卜吉凶的狀況撇除將士的疑慮,到死也不會離開。
我的士兵不在身邊留下錢財,不是他討厭財貨;不留下性命,不是他們討厭壽命。
當要出征的時候,士官坐著的人眼淚沾濕衣服,躺著的人眼淚流過臉頰,投入兵力到不能前往的地方,這是專諸、曹劌的勇猛。
所以會用軍隊的人就像率然一樣。
率然是恒山的蛇,攻擊他的頭,尾巴就會幫忙防禦;攻擊他的尾巴,頭就會過來咬敵人;攻擊他的身體中間,則頭尾都會前來應敵。
請問:「可以把軍隊調度得跟率然一樣嗎?」
我說:「可以。
吳國跟越國交惡,當他們在同一艘船上需要互相救濟時,他們就會如同左右手一般互相幫忙。
所以用方轡統一操控多匹馬,統一馬車的輪境大小還不夠,要士兵的勇猛整齊畫一,這就是統領軍政的目標;攻擊與守備都能兼顧,這需要地形的幫助。
所以會打仗的人,要讓軍隊形成一個整體需要一些手段,這是為了勝仗而不得已的。

孫武在這裡講到一個治軍的法門:「不要讓部隊接收到他們不該接收的訊息」。
目的是要維持士氣,這是孫武所謂不得已的事情。

在孫武的構想中,理想的軍隊要能夠在險惡的環境下作戰。
此節一直重複「毋所往」,為的是要帶出軍隊隨時可能無法見到明天的太陽的狀況。
但知道「毋所往」的只有將帥,士兵不知道他們投入的地方沒有前進的路。
為了在深入敵境後產生有效的攻擊,則必須要讓士兵投身在危險的地方。
孫武的體認是,當害怕超過一個極限之後就不會害怕,所以反而可以運用這樣的情緒凝結軍隊形成一個整體,可以讓沒有經過訓練的軍隊變成一個整體。
如同懼高症一樣,人的心智上會有一個臨界值,當超過這個臨界值後,就無所畏懼,這是孫武的觀察。
重點在於孫武要凝聚軍隊,「投之毋所往」就是一個手段
人人都愛惜自己生命,所以出征前都會因為恐懼而留下眼淚。
孫武做的,就是要運用這種恐懼的力量激發出軍隊的戰力。

進一步想,運用戰場凝結戰友的士氣,克敵制勝。
退一步想,即便全軍覆沒也沒有敗北。

但什麼叫做「即便全軍覆沒也沒有敗北」?
或許可以這樣解釋:讓對手吃盡苦頭才能把這個軍隊拔除。

那什麼樣的軍隊才有這樣的能耐?
孫武用恒山之蛇率然作為比喻。
前後呼應、反應迅速,重點是要前軍(首)、中軍(身)、後軍(尾)形成一個整體。
這端賴將軍的統御與指揮。

孫武就接著講將軍要如何統御指揮軍隊形成一個整體。


二、將軍之事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無知。
易亓事,革其謀,使民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
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亓機。
若驅群羊,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
聚三軍之眾,投之於險,此將軍之事也。
九地之變,詘信之利,人請之理,不可不察也。

將軍在做的事情,如處深谷安靜,治兵整齊,能夠操弄士兵接觸到的訊息讓他們不知道不該知道的事情。
變動他們的任務,更換他們的目標;變動他們的紮營地,繞路行走,使他們無法確切知道完整資訊。
將帥與他們相約,就有如登高後抽去梯子般,別無退路;將帥與他們深入敵境,進入他國領土而發動攻擊。
如同趕羊,揮之則來,揮之則去,羊群不知道要去哪裡。
聚集三軍人數的眾人,將他們放到危險的地方,這是將軍在做的事情。
應用地勢,治軍手腕,善用人性,不能夠不仔細考察。

這一段的情境很簡單,就如同戰馬的眼睛被矇起來一樣,隔絕不該知道的消息作為個體判斷的依據,讓個體可以在身處危險的狀況中發揮自己該盡的一份力。

如何讓軍隊猶如戰馬的眼睛被矇起來?
在上一節提到的「投之毋所往」就是一個前提,在這個前提下,操弄軍隊,讓他們走迂迴的路前往形勢猶如梯子被抽掉後的高地,就是一個將帥必須使用的手段。
運用戰場上的心理壓力讓士兵的注意力變得狹隘,然後才能操弄士兵的心志整齊畫一
試想,當你隨著軍隊進入對方國境時,你根本不知道從哪邊會冒出軍隊來偷襲時,你有心思去質疑將帥的策略嗎?
這時候士兵滿腦子想的都是「如果這時候敵人跑出來,我就要跟他拼命,我要活下去」的念頭,這也是上一段孫武說的「死焉不得,士人盡力」。
也就是這種勁,才能「死且不北」。

所以在這個狀況下,將帥的決定就影響全軍的生命安全。
我們並不會樂觀地希望前往戰場的人都能平安回來,但我們不希望自己的性命在戰場中消失,這是人性。
運用人性、結合戰場與治軍手腕,才能讓軍隊猶如恒山之蛇,發揮最大的戰力,即便全軍覆沒,也要讓對手重傷。


小結

這一段文字讀起來有些悲哀。
士兵出征前留下的眼淚,到了戰場後都是一種奢侈。
在不知道何時離開人世的狀況下,戰士只能揮舞自己手上的兵器來讓自己看到明天的太陽。

所有有關戰場上的智謀,都由將帥來操刀。
將帥也不會特意解釋他這樣做的用意是什麼,因為他也不會讓你知道。
將帥要的就是眾志成城,無堅不摧的破壞力。
為了這個破壞力,他要蒙蔽士兵的耳目、禁止士兵對戰場產生動搖,因為當士兵產生動搖時,信心隨時可能潰提,而導致全軍覆沒。
將帥可以不怕死,但是士兵怕死就會讓戰爭得不到對國家有益的結果。
能夠攻城掠地是最好,但若不能,重重打擊對方也不枉這次派兵所損耗的人力、錢糧。

用人當棋子,用汗來行軍,用血來戰鬥,這是孫武心中的戰爭。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