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九地》之我見(四)

只要國家權力夠強、討伐不義的國家,就可以成為國際間的領袖。

在這狀況下仍然需要將領的智慧才有辦法取得戰爭的勝利。

而對將領來說最重要的是要能夠保持軍隊的戰力,並且維持戰戰兢兢的態度。


千里殺將

是故不爭天下之交,不養天下之權,信己之私,威加於敵,故其國可拔,其城可隳也。
無法之賞,無政之令,犯三軍之眾,若使一人。
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害,勿告以利;污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
夫眾陷於害,然後能為敗為。
故為兵之事,在於順詳敵之意,併敵一向,千里殺將,此謂巧事。
是故政舉之日,夷關折符,無通其使,勵於廊上,以誅亓事。
敵人開闔,必亟入之,先亓所愛,微與之期,踐墨隨敵,以決戰事。
是故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

所以不用與其它國爭奪外交,也不在國際搬弄權力,根據自己的實力而向敵人展現國威,所以可以拔除他的國家,可以毀壞他的城牆。
使用超越一般常識的賞賜、不按照既定行事的命令,可以讓自己侵犯對方人數眾多的三軍將士,就好像只有面對一個人。
用攻擊侵犯對方,不能用言語告知自己軍隊;用害處侵犯對方,不能跟自己軍隊說我方得益的狀況;這樣軍隊到了「亡地」可以求存,到了無法往後撤退,前面又有敵軍的形勢,卻可以求生。
即便我方無法受到地形約束,但卻能打敗對方。
所以戰爭的作法在於能夠順著並仔細端詳對方的意圖,針對弱點合力攻擊,這樣可以奔襲千里而取下將領首級,這就是巧妙的戰爭。
從決定進行戰爭的日子開始,在關卡處禁止通行,斷絕使節往來,激勵將士於廟堂,誅殺不義的國家。
運用敵人換兵的節奏取得進入對方國境的機會,先找到敵人在意的關鍵,隱藏行動的日期,一方面按照既定計畫,另一方面又要時刻注意對方的行動,來發動會戰決定戰爭走向。
所以在戰爭剛開始時,將軍要保持如同第一次面對敵軍的狀況,謹慎觀察對方可趁之機,逮到機會之後就有如逃脫中的兔子一樣,讓對方猝不及防。

《孫子》這一段非常不好翻譯。
說正確一點,連看原文都不太容易看得懂…

孫武在〈九地〉的章節從地形應用開始,點出「兵之情主數」的概念,要求軍隊有如恒山之蛇,再解釋如何練兵,提出他心中「王霸之兵」的具體內容之後,再最後的部份講到一些行動的基準。

有趣的一點是,孫武認為一個擁有王霸之兵的國家是不需要在外交戰場上搬弄是非的。
權力就是擺在那裡,權力轉化為軍力的結果會讓對手國家孤立無援,所以不需要去刻意爭取國際輿論、搬弄是非。
要達到這樣的效果有幾個前提:

  1. 實力的保證
  2. 對方是真正的不義

如同前文提及,王霸之兵有其形象,所以發動戰爭必然建立在實力之上。
而對象必然要是不義的國家,所以沒有輿論的問題。

然後孫武提出了一些「非常識」的作法來說明如何在實際戰場上操軍。

「無法之賞」、「無政之令」為的是要「犯三軍之眾,若使一人」,讓軍隊面對敵人時能夠不畏懼對方的兵力。
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害,勿告以利」,要「污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說明即便在不利的情勢下,軍隊能夠專心執行命令,就能求存、求生。
孫武認為這樣的軍隊「夫眾陷於害,然後能為敗為」,即便處在不利的狀況下,也能夠擊敗對方。

這是戰場士氣的掌握、執行力的差距。
好的將領要能激勵士氣,也可以為了激勵士氣而使用不合乎常理的方式;為了讓自己的軍隊有執行力,要讓他們忠實執行命令,可以藉由不按照常規的命令來練。

孫武認為戰爭就要「將計就計」,掌握到對方的意圖後針對弱點攻擊,這樣即便橫越千里也可以打敗對方軍隊,這就是孫武心中的巧事。還記得孫武曾在〈作戰〉極言越過遠征的消耗嗎?
如果可以將計就計,那麼軍隊就可以越過千里取勝,彌補遠征產生的經濟損失。
〈作戰〉:「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也用到了「巧」字,這句話從〈九地〉的敘述來看,可以解釋成「所以用兵有聽過在近距離速戰速決,沒看過越千里而戰而能奪取勝利的戰爭會持續很久」。
這應該更接近孫武的本意吧?

為了這個「巧事」,打從政策決定要發動戰爭時,就應該要慎重其事,不但封關、用廟算的結果激勵將士,才能懲罰不義的國家。
「誅」這個字有它固有的含意,「誅則指有罪、有理而殺」(
春秋筆法,Wikipedia),所以對方是不義的國家才能用「誅」。
孫武很強調「義戰」的概念,認為「師出有名」才能讓自己的戰力完美呈現在對方眼前。
這是一層緊扣一層的概念架構。

之後運用對方的空檔進入對方國家,隱藏自己的節奏而伺機發難。
孫武認同「計畫與現實之間的差異」,「踐墨隨敵」在我看來的意思是「根據已經寫好的計畫並隨著敵人的動向調整」而他也將最後的決定權交給了將領手上(「以決戰事」)。

而後「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
一般往往對「處女」會直接解釋成未出嫁的女生,等到敵人門戶洞開的時候,……」。
但我認為重點在「處女」這個字的意思是第一次,所以是「就好像第一次面對敵人一樣,要等到對方有空隙的時候發動攻擊」。
戰場有許多老手,有時候就是因為經驗豐富而誤判軍情,要如同第一次面對戰爭一樣戰戰兢兢,才有辦法帶軍隊在戰場上求存、求生、求勝。




結論

〈九地〉裡面有很多當時的戰略思想可以進行深度研究,而重點是孫武如何看待戰爭這件事情。

孫武提出了他心目中理想的軍隊如何在戰場上操練,如何有如恒山之蛇一樣,讓軍隊即便身處在不利的地形也可以奮力求生,達到千里殺將的「巧事」。

很有趣的是孫武之前並沒有提到如何操兵,卻在這裡點出在戰場尚要用不合理的獎賞、命令來指揮軍隊。
這會有兩種可能:1. 當時的政治制度仍然保有「國人」當兵的義務,「國人」一般都是接受過教育與軍事訓練,所以沒有特意寫出訓練的過程,而直接敘述戰場上的指揮操練。2. 當時的戰爭損耗已經沒有辦法備有常備軍,而必須在成軍之後徵召一般老百姓上戰場,所以直接在行軍途中操練。

無論實際狀況是什麼,都可以看出孫武對於戰場上的士氣維持與指揮權統一是很注重的。

對於將領,孫武的要求則更重,除了要操練之外,更要在緊張的戰場氛圍中保持冷靜,找出敵人的破綻,即便在情況危急時也不能臨陣脫逃,要帶領士兵爭取勝利。
這就回歸到〈計〉的那一句:「將者,智、信、仁、勇、嚴也」。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