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地形》之我見(一)

得地利、謀人和

孫武在此處講了地利與人和對於軍隊的重要性。

對於戰地的了解與應對是將領的基本功。

如何掌握軍隊的指揮權更是將領要面對的課題。

孫武用六種地形、六種讓軍隊招致失敗的情況解說,將領應該避免發生什麼狀況。

 


一、因地制宜

孫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掛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險者,有遠者。
我可以往,彼可以來,曰通。
通形者,先居高陽,利糧道,以戰則利。
可以往,難以返,曰掛。
掛形者,敵無備,出而勝之;敵若有備,出而不勝,難以返,不利。
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
支形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
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以待敵;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盈而從之。
險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陽以待敵。若敵先居之,引而去之,勿從也。
遠形者,勢均,難以挑戰,戰而不利。
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孫武說:地形可以區分成通、掛、支、隘、險、遠六種。
我可以過去,對方可以過來,就是「通」。
在「通」這樣的地形要先佔領山南水北的制高點,這樣才有利於運糧路線,作戰才能順利。
可以過去,不容易回來的地形叫「掛」。
在「掛」地形中,敵人沒有防備的話,攻擊可以獲得勝利;敵人若有準備,攻打的時候無法取勝,卻又很難返回,所以不具有地利。
不利我攻擊,不利對方攻擊,叫「支」。
在「支」形應戰,敵方雖然放棄某部份的利,我也不能出擊奪取,要引兵離去,讓對方一半的軍隊在「支」地時而攻擊他,這樣才是有利。
「隘」形這種地形,我先佔領他,一定要保持戰力充沛等待敵人過來;如果對方完全佔領了,就不要進攻,如果還沒有完全佔領,就可以跟他交戰。
「險」的地形,我先佔領它時,一定要在山南水北的居高處等待對方到來,如果對方先到了,就要離開它,不能在這種條件下於險地跟對方戰鬥。
「遠」的地形,雙方形式相同,不容易挑戰,作戰無法取利。
這六種應對方法是善用地利的法門,將領的重大責任,不能不了解。

孫武在這裡敘述了六種地形的應用法門。

原則上,孫武還是堅持著他的戰略思維:「先保持自己不落入敵人的圈套,然後讓敵人落入自己的圈套」。

孫武並沒有特別解釋這六種地形到底是長什麼樣子,只是說出在這六種地形應該怎麼處理。
那麼這六種地形的樣子其實可以自己google得到,但是在這裡的解讀,必須將這六種地形抽象化來了解孫武的意思。

  • 通→有利雙方行軍
  • 掛→不利進攻方撤退
  • 支→不利進攻方攻擊
  • 隘→保持完整戰力等待敵人
  • 險→有利防守方戰鬥
  • 遠→雙方形勢均等

可以這樣分類

  • 雙方形勢均等:「通」、「遠」
  • 有利防守:「掛」(有所防備)、「支」、「隘」(我方先佔,並能持盈)、「險」
  • 可以進攻:「掛」(對方沒有防備)、「隘」(敵方先佔,不能持盈)

不難看出,在孫武的戰略中,攻擊一定是趁對方有隙可趁,而不是仗恃我軍軍力優勢,這與他前面的篇章都是相同的思維邏輯。
(在現代戰爭中可能會因為技術、科技優勢而產生對方的弱勢,但孫武的時代其實沒有這樣的狀況,所以此部份不加以論述。)

有趣的是,孫武論述的方法並不會窮舉所有可能的狀況,而是會用如何面對敵方提醒將領,敵方會如何應對我方。
如同「隘」的敘述,他只說了如何我方要保持戰力,而沒說我方不保持戰力會如何,這部份的論述到後面「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盈而從之」才點出應該「我先居之,必盈以待敵
,不盈而勿從)」的狀況。


二、為將六過

故兵有走者,有弛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亂者,有北者。
凡此六者,非天地之災,將之過也。
夫勢均,以一擊十,曰走。
卒強吏弱,曰弛。
吏強卒弱,曰陷。
大吏怒而不服,遇敵懟而自戰,將不知其能,曰崩。
將弱不嚴,教道不明,吏卒無常,陳兵縱橫,曰亂。
將不能料敵,以少合眾,以弱擊強,兵無選鋒,曰北。
凡此六者,敗之道也。
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軍隊有走、弛、陷、崩、亂、北的狀況會發生。
這六種狀況不是天時地利的問題,而是將領的過失。
雙方實力相當,但卻要以一擊十,叫做「走」。
兵卒強悍而軍吏害怕,叫「陷」。
軍吏強悍而兵卒害怕,叫「崩」。
高級軍吏憤怒而不聽指揮,遇到敵方宿敵而擅自率兵戰鬥,將領不能知道他的能力,叫「崩」。
將領無能而軍紀不嚴,無法讓士兵知道戰爭的目的,兵士不按照常規,列陣不整集,叫「亂」。
將領不能知道對方的能力,用較少的軍隊對抗較多的敵人,用較弱的軍力攻擊較強的敵人,軍隊沒有可用的前鋒部隊,叫「北」。
以上六種情況會導致失敗。
這是將領的重責大任,不能不了解。

講完了地利,孫武馬上接著用類似的架構講六種將領會帶來的人事問題。

  • 走→將領進行錯誤判斷,要用十分之一的軍力迎戰對方。
  • 弛→政府派來的官吏害怕戰鬥。
  • 陷→士兵害怕戰鬥。
  • 崩→政府派來的高級官吏以其個人判斷而不服從講領指揮。
  • 亂→將領無法維護軍紀、讓士兵了解戰爭目的,而成為一盤散沙。
  • 北→將領無法判斷敵方的實力,無法訓練出有用的軍隊。

孫武又把來自後方的政治介入拿出來說。
在孫武的概念中,將領與君主之間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這個信任來自於雙方對於「道」的共識。(
《孫子.軍爭》之我見(一)《孫子.九變》之我見
所以孫武很討厭有閒雜人等過來干預軍務。

弛、崩,六種會打敗仗的軍隊管理問題,吏就佔了兩種。
或許各位會說,可能是因為軍吏不懂打仗,所以才會這樣。
但現存資料顯示,「文武分離」的現象要到戰國范雎的時候才確立下來,之前是不分文臣武將的。
所以軍吏有帶兵的權力,或許也知曉如何攻擊,但是能力優劣是將帥無法掌握的。
所以孫武才會說「將不知其能」。

關於「走」-明明勢均力敵,卻需要以一打十的狀況,是什麼時候才會發生?
可能會有兩種解釋:一是派出餌兵部隊誘使對方深入;另一種就是將領產生錯誤判斷而使部份軍隊遭受不對等的軍力攻擊。
如果是將領的錯誤,那就是第二種可能,將領完全判斷失誤
而把「走」放在第一位,其實也跟〈始計〉:「將者,智,信,仁,勇,嚴也」有暗合之處。


小結

本節沒有太多的新意,而是孫武將既有的觀念做進一步的描述。

老話一句,不要執著於各種地形的具體內容,而是要從比較抽象的角度來看六種地形。
例如「通」地,可能在平原,也可能在丘陵,也可能在高原,需要從雙方的行動自由來看。
重點在於行動後「符合該項結果」就是那種地形。
換句話說,孫武提供的是判斷的準則,而不僅僅是地形的內容與應對。

保持兵法的可解釋性,就可以將兵法的原則推演到其他領域,這也是現代人讀兵法可用的途徑。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