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地形》之我見(二)

如果自己沒有準備獲勝,就不要談勝利

孫武喜歡將所有勝利的要素都掌握在自己手上,當達到可勝時,才考慮天時地利想辦法獲得全勝。

用現代的話來說,當你沒有準備,那麼即便機會來了,你也只能看著機會從身旁擦身而過。


一、上將之道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
料敵制勝,計險阨遠近,上將之道也。
知此而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用戰者必敗。
故戰道必勝;主曰:無戰;必戰可也;戰道不勝,主曰必戰,無戰可也。
故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於主,國之寶也。

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
愛而不能令,厚而不能使,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

地形可以幫助軍隊。
判斷對方的情勢來獲得勝利,估算地形的各種有利、不利因素,這是成為優秀將領的法門。
知道這些並且能運用在實際層面的人一定可以取得勝利;不知道這些法門而打仗的人必敗。
所以戰場上必勝的狀況,即便君主跟你說不要打,你還是可以進行這場必勝的戰役;當戰場上無法取得勝利,君主卻要你交戰時,你還是可以選擇拒絕出兵。
舉兵而不求名聲,退兵而不逃避罪責,只是想保護民眾而有利於主,這種人是國家的至寶。

把士兵當成嬰兒,所以可以跟他們一起前往深谷;將士兵看成自己的兒子,所以可以跟他們一起面對死亡。
愛自己的士兵而不能指揮、寬厚對待而不能夠運用、讓他們作亂而不能治理,這就好像是驕傲的孩子,是不能夠在戰場上互相依靠的。

君王(甚至引伸到國家權力)對於軍隊事務的影響在前面的文章都已經敘述過了。
這裡歸納一下孫武所謂的優秀將領的定義:

  • 料敵制勝,計險阨遠近→將領的基本功,「知」的表現
  • 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於主→將領的德性,是較高的標準

孫武對於將領的要求分成兩個層次:基本功(知)的表現以及進階要求-道德的表現。

其實這就跟現在在看待其他人物一樣,當你作為該本業的本事沒有辦法要求時,就會要求你的品性。
就如同NBA籃球明星Lebron James,民眾在他球技沒什麼可以挑惕的時候,就會緊抓著他的轉隊過往放大對待。

孫武認為真正的「忠於國家」,並不是對君主的話言聽計從,而是必須要確定戰爭真的能夠為國家帶來利益,而且避免國家的損耗,而將個人榮辱置之度外

說老實話,很難做到,這標準太高了。
但孫武就是一個正例,他是能在闔閭攻楚後急流湧退的將領,拋棄了眼前的榮華富貴。
其他案例方面,戰國時代秦昭襄王的將領-白起可以算是一個例子。
白起先前因為趙國可順勢攻滅,但受到後方牽制而無法進攻,後來又因為事異時移而認為趙國不可打,拒絕了秦昭襄王的徵召,但最後卻得罪了秦昭襄王而不得善終。(
白起 via Wikipedia
或許也是因為白起的案例太過於震撼,所以教導了後世將領要能夠知道君王在想什麼,而逐漸悖離了孫武的指導。
從現有的紀錄來看,孫武本身就是個理想的將領典型,然而將這樣的典型作為評斷標準,看來全天下的將領也沒有多少人能及格。

但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孫武這種將個人榮辱置之度外的作法,也才能獲得戰場上超脫於國家控制的行動自由。
也就是說,將領上了戰場就是在搏身家,一個優秀的將領更可能時常被罷棄、貶擢,這或許也是一個看優秀將領的方式吧?

而在之後孫武卻講到所謂要愛兵卒如同愛自己兒子一樣,這是說明將領如何取得士兵的擁戴。
為什麼把士兵看成是嬰兒就可以帶著他們到深谷?
或許這樣說吧,我們在帶嬰幼兒到任何地方一定都會非常注重後勤跟危險,包括尿布、奶粉……林林總總都要齊備了之後才會帶小孩子出門,到那個地方也會一直觀察場地是否安全,會不會讓小孩子受傷……。
所以如果做好後勤、應對,士兵會願意跟將領一同前往深谷這種危險的地方,因為士兵認為將領都想好了,去那邊是沒問題的,這是士兵「求生」的心態。
而為什麼把士兵看成是自己兒子就可以跟他們一起面對死亡?
這是因為將領在帶兵時需要訓練他們如何打仗,有功就賞、有過就罰,教導他們就跟教導自己的兒子一樣,這是「愛子」才能產生的凝聚力,也就是這種凝聚力,才可以讓士兵們一起面對死亡的威脅。(有興趣的人可以看戰國將領吳起如何帶兵)

因為喜愛所以不能夠發號施令、因為寬厚就不能用於戰場、因為放任作亂而不能治理,這其實就是溺愛所產生的後遺症,是不能使用的。

就很多方面來說,或許練兵跟教小孩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二、勝乃可全

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敵之不可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擊,勝之半也。
知敵之可擊,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戰,勝之半也。
故知兵者,動而不迷,舉而不窮。
故曰:知彼知己,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

知道我方軍隊可以攻擊,但不知道敵人有所準備,只能掌握一半的勝利機會;知道敵人可以攻擊,卻不知道我方還沒攻擊的準備,只能掌握一半的勝利機會。
知道對方可以攻擊,我方也可以攻擊,但不知道地形無法戰鬥,只能掌握一半的勝利機會。
所以會用兵的人,行動時不迷惘,攻擊時不會傾巢而出。
所以說:知道我方狀態、對狀況的人,就可以掌握基本的勝利條件;知道天時地利的人,就可以完全掌握勝利。

這邊孫武又講到知己知彼了,但他在這裡要強調的是,知己知彼只能算是做到基本功夫,才能掌握基本的勝利機會。
真正的要讓自己軍隊能夠打一場漂亮的戰役,還是要看天時地利。

用更白話一點來說,就是知己知彼基本上就可以勝過對手了,但若要大勝,甚至於是以弱擊眾,就需要天時地利的配合。

讓我們用孫臏擊敗龐涓的例子來看

孫臏考慮到魏軍自恃其勇,一定會輕視齊軍,況且齊軍也有怯戰的名聲,應採用誘敵深入的戰術,引誘魏軍進入埋伏圈後加以殲滅。
孫臏命令進入魏國境內的齊軍第一天埋設十萬個做飯的灶,第二天減為五萬個,第三天減為三萬個。
龐涓行軍三天查看齊軍留下的灶後非常高興,說:「我本來就知道齊軍怯懦,進入魏國境內才三天,齊國士兵就已經逃跑了一大半。」
於是丟下步兵,只帶領精銳騎兵日夜兼程追擊齊軍。
孫臏估算龐涓天黑能行進至馬陵,馬陵道路狹窄,兩旁又多是峻隘險阻,孫臏於是命士兵砍去道旁大樹的樹皮,露出白木,在樹上寫上「龐涓死於此樹之下」,然後命令一萬名弓弩手埋伏在馬陵道兩旁,約定「天黑能在此處看到有火光就萬箭齊發」。
龐涓果然當晚趕到砍去樹皮的大樹下,見到白木上寫著字,於是點火查看。
字還沒讀完,齊軍伏兵萬箭齊發,魏軍大亂。龐涓自知敗局已定,於是拔劍自刎,臨死前說道:「遂成豎子之名!」
齊軍乘勝追擊,殲滅魏軍10萬人,俘虜魏國主將太子申。
經此一戰魏國元氣大傷,從此每況愈下,而齊國則稱霸東方。

孫臏 via Wikipedia

在短短的一段話裡,我們就看到孫臏知己知彼、知天知地的絕佳範例。

  • 知己:齊軍有怯戰名聲
  • 知彼:魏軍仗恃其勇、藐視齊軍

知己知彼以確定戰略,達到勝乃不殆

  • 知天:估算龐涓天黑能行進至馬陵
  • 知地:馬陵道路狹窄,兩旁又多是峻隘險阻,以亂箭射之,可用最低兵力獲得最大戰果

知天知地以明確定義戰術,達到勝乃可全

另外一定要再次強調的是,齊國的軍隊其實並不是怯戰,在孫臏的訓練之下,齊國軍隊已經是能夠面臨減灶而不動搖軍心的勁旅,從這一點來看,孫臏的「知己」方面判斷正確;相對地龐涓的「知彼」判斷失誤,這是龐涓失敗的第一步。

看到這裡,能夠不佩服孫臏嗎?

再強調一次,能夠將自己人事方面做到最好,可以有60分的勝算,這是自己本來的力量;剩下的40分則是要看時機,並借重環境的力量,這是借力。

沒有蓄力待發,就沒有借力而成




結論

孫武在這裡講了很多前面講過的事情,但很重要的是,他又把他的概念進一步闡述出來。

在他的觀念中,沒有先前的準備,就沒有勝利可言,他重視的是靠著自我蓄積而獲得的勝利。

沒錯,「百戰不殆」跟「勝乃可全」是不一樣的境界,但都是建築在自己有足夠的能力與準備。

為什麼要準備?是因為這個要素操之在己,而天時地利則虛無飄渺,無法掌握。

從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出發,再配合當時的條件創造出有利自己的戰略、戰術,這是孫武的戰略思維。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