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火攻》之我見(一)

簡本《孫子》將〈火攻〉放在最後一章,有他自己的用意。

本章先從火攻的對象說起,要準備各種要素,而且要有時(天氣乾燥)、日(特定日期)才能夠施行火攻。

而後談到軍隊如何藉助火勢,讓自己的軍隊更能掌握到勝利,其中的關鍵就在於「數」。


火攻之時

孫子曰:凡攻火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漬,三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隊。
行火有因,因必素具。
發火有時,起火有日。
時者,天之燥也。
日者,月在箕、壁、翼、軫也。
凡此四者,風起之日也。

孫武說:
一般來說,有五種攻擊的火:一是用火攻擊人;二是用火攻擊生產中心;三是用火攻擊糧草;四是用火攻擊庫房;五是用火攻擊敵方必經之道路。
使用火攻擊一定有基本要素,一定要等這些因素齊聚。
要產生火一定要在特定的時間,要讓火蔓延則需要在特定的日子。
要在天氣乾燥時才能產生火。
月亮在箕、壁、翼、軫…等四個星宿間的時候才能夠起大火。
月亮在這四個星宿時,是起風的時候。

孫武很簡單地說明使用火攻擊的五種對象:軍隊、生產中心、糧草、庫房以及道路。其中大致上可以分成人、物兩樣。人指的是「戰力」,物則是只「後勤」。這些應用方式大多脫離不了既有常識。但「火隊」就比較特殊了,針對特定的地方施以火攻,目的可能是要阻絕道路、延緩敵軍行動,甚至於壯大聲威。

戰國時期「田單復國」的一場關鍵性戰役就是使用「火牛陣」創造奇效。

此時田單趁機收集牛隻,聚得千餘隻,畫上五花彩紋、披上土黃色綢緞、牛角紮了刀和牛尾綁了用油浸過的葦草。田單鑿開城牆十餘口,於夜間布置好,準備了五千士兵,準備好了就放牛出城並且點火在牠們的尾,牛隻疼痛不已,猛力向前衝,突襲燕營,齊壯士五千隨後衝殺。燕軍將士見此,以為神兵天降,田單又聚集婦孺齊敲銅器戰鼓,聲音震天動地,嚇得燕軍將士潰不成軍,騎劫亦死於亂軍之中,田單率兵乘勝追擊,收復了齊國七十餘座城,打敗了燕軍,燕軍一直潰逃到河上。

「田單」via Wikipedia

火牛陣在牛尾巴上點火,讓牛去衝擊敵營,這是哪一種火呢?是火人?還是火庫?

其實都是。因為孫武往往是用「達成什麼效果」來做分類的,所以只要有攻擊到軍隊(火人)、攻擊到倉庫(火庫)都是算在內。而孫武很有趣的一點是,他從來沒有說火的「載具」是什麼。

田單用牛來當火的載具;周瑜用船來當火的載具;陸遜則是用木頭…,「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同樣的火攻產生不同的效果,但結果都是「起火方勝」。這是因為起火方需要考慮到更多的要素:孫武歸納為時、日兩樣,需要燥熱、但有風的時候。在古代中國對於自然的觀察力是很有一套的,他們能夠知道乾燥的天氣容易起火,而有風的時候才能讓火勢擴大。


火攻之法

凡火攻,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
火發於內,則早應之於外。
火發其兵靜而勿攻。
極其火央,可從而從之,不可從而止之。
火可發於外,毋侍於內。
以時發之。
火發上風,毋攻下風。
晝風久,夜風止。
必知五火之變,以數守之。
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水可以絕,不可以奪。

只要用火來攻擊,就必須根據五種使用火的方式而因應它。
火從內部燒起來,就必須趁早在外部接應。
火在對方軍隊中燒起來,若對方兵沈靜不慌張就不要攻擊他們。
讓火順勢蔓延,可以順著火勢就順著火勢打仗,不能順著火勢的時候就改採別的策略。
火可以在外面燃起,這時候不要在內部混戰。
要根據時間來發動火攻。
當火在上風燃起時,不要攻擊下風處。
當白天風吹得久時,晚上風就會停止。
一定知道五種火攻的變化,用計算的方式避免受到火攻所害。
所以能用火來輔助進攻的人必然知道五種火攻的變化,用水來輔助進攻的人必然有強大的軍力,水可以阻斷別人軍隊,不能奪下勝利。

孫武認為,你在使用火來攻擊敵人之前,一定要能夠知道各種火勢的因應之道。這是因為「水火無情」,在無差別的攻擊之下無論是敵軍或是我方人馬,有可能未受其利先蒙其害。

重點是「如何善用火勢來輔助我方」。所以當火在對方軍隊裡面燒起來時,在外部的我方軍隊一定要能夠接應。但必須要注意,對方是否藉由在軍隊內部放火而吸引我方進攻,所以當對方軍隊沒有因為起火而慌張時,就不要貿然進攻。重點在於「極其火央,可從而從之,不可從而止之」,這意味著「火攻是有可能失敗的」,當情況不是我們可以掌握的時候(過大或過小)就要從這個局勢中撤出。

除此之外,還有「要好的時間放火」、「在上風放火時不要攻擊下風處」,以及「白天風吹得很久,會在晚上停止」…諸如此類的要點。所以一定要「以數守之」,用正確的計算來防止自己不被火所侵害。

之前談過,「兵之情主數」,這次「數」又出現了。「數」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還有一個有趣的點在於孫武說「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之前引過《老子》來解釋「明」、「智」的概念,將其套用在這裡也是可以說得通的,因為要知道自己的狀態才能夠用火來輔助進攻,這也是一種「數」的表現。但為什麼以水「以水佐攻者強」呢?用這樣解釋吧,因為水要具備強盛的力量必然要蓄積後決之,也就是要儲備相當的質量後一舉引發,然而蓄積這樣的能量就是一個困難的事情,除了要有足夠的水,更要有足夠的人力來建造儲存的水庫以及引流的水道,才可以讓水來佐攻,而擁有這樣的人力,軍力不會弱到哪去。另一方面,也因為孫武後來說的「水可以絕,不可以奪」,可以讓水奔流而下、阻絕敵軍,但卻不會因為水而獲得勝利,所以還是需要軍隊進行掃蕩才能獲得戰爭的勝利。




小結

水、火都是輔助攻擊的手段,而不是確保勝利的必備條件,不代表使出的水淹、火攻就能確定戰爭的結果。所以用火要必須知道如何使用才不會蒙受其害,用水要知道如何讓水引流到該到的地方。

孫武的言論中透露出一個觀點:「戰爭的工具有很多,但要知道這些工具如何達成自己的目標,並且妥善使用,才能讓我方勝利機會更大」。

這樣的觀點很確實,但並不是君主愛聽的。君主喜歡聽的東西往往是「打包票」,而當將領使出了水淹、火攻卻無法保證取勝,這必然會引起君主的不滿,在上者往往無法接受「沒有把握」的言論。孫武卻習慣一層一層地提高把握。

另一方面,火攻是兩面刃,所以必須要在可以掌握的狀況下進行。這其實就有如君主宣佈集結軍隊出外打仗一樣,而如何取得勝利,就要依靠將領的「數」。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