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用閒》之我見(一)

接續著〈九地〉之後,孫武藉由〈用閒〉來說明如何獲取正確的情報。

在當時軍事情報體系可能是由將領一手掌握,所以將領必須要自己用錢來建築情報體系,而其中的頭頭就是「生間」。


用閒先知

孫子曰: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生之費,公家之奉,費日千金,內外騷動。
怠於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
相守數年,以爭一日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適敵之請者,不仁之至也,非民之將也,非主之佐也,非勝之注也。
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者。

孫子說:當國家發動十萬人數的軍隊要出征千里,每天都會花費鉅額的人民收取稅金、公家俸祿而造成國內外的騷動。
受到行軍沿路影響而不能從事生產的人數有七十萬個家庭。
軍隊在戰場上互相對峙幾年下來,就為了爭取一日會戰的勝利,但卻捨不得放出爵位、俸祿的金錢而不能適從敵人的請求的仁,可以說是最不體恤人民,不是為人民的將領、不是君主的輔佐之才,不是勝利的賭注。
所以好的君主與賢能的將領之所以能夠靠著軍事行動而取勝、運用群眾獲得成功,是因為他們事先知道對方的請求;要事先知道對方的請求不能求助於卜筮、不能根據過去的經驗類推、不能揣測對方的心意,一定要從知情人士取得。

簡本《孫子》將〈用閒〉擺在第十二篇,〈火攻〉擺在十三篇。
在看過之後覺得〈火攻〉的結尾比較像全書總結,所以先提〈用閒〉。

孫武一開始又重複提醒軍隊開出去要花多少錢,但論述重點在於會影響戰事延續期間的國力狀態。
損耗如此巨大就是為了取得戰事的勝利,所以多花幾百金獲取正確情資實在非常便宜又划算。

所以如果將領無法體認到這個事情,那他就不是為了人民、輔佐君王、為了勝利而投下資本的人。
還記得之前有提到孫武認為他理想的將領人格特質嗎?運用「不求功名」來換取自己的行動自由。
換句話說,孫武認為不能運用資源使用間諜的講領就是愛惜自己功名,甚至是從戰爭中牟取利益的人。

這個推論隱含了一件事情:用間這件事情可能會超脫當初君主給予將領的權限與資金。
或者可以這麼說,用間完全是將領的事情,跟君主無關。

那後面這句「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必取於人知者」提到明君又是怎麼一回事?

分成兩個層面來說:

  1. 君主知道,但不提供資源
  2. 君主本身也用間諜,但他的間諜就是他底下的人

君主(行政體系)要不要提供資源是件很微妙的事情。
提供資源之後就很容易變成公開化的資訊,讓對方的間諜有機會散布假消息到我方,這就是後面提到的反間。
不提供資源就表示將領有權自己挑選間諜使用,這又可推論當時的間諜是將領自己選擇,甚至培養的。
好處是可以脫離行政體系的制約,得到正確的情報。

從事情執行來看,戰爭時的「執行長」是將軍,政治起義的執行長是「君主」。
所以將領用間,君主也用間,這是可以類推的。

孫武用間的目的是要「先知」「敵之請」,之後「適之」,完成政治目標。
「先」這個字的觀念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為了這個「先」字,才要花百金。
有句俗語「千金難買早知道」,可見百金可能也是比較便宜的代價。
這裡也可以看出資訊的價值會受到時間的影響而產生變化。
事情沒發生前,資訊價值很高;事情發生之後,資訊就變得一文不值。

而孫武也列出了當時的資訊來源:占卜、過去的經驗與猜測。
從〈計〉就知道孫武不喜歡用鬼神、占卜的方式來作為決策輔助;「不根據過去經驗來決定」這一點很值得討論。
孫武認為每一次的戰爭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不能夠複製以往的「成功模式」到這次的戰爭中。
在之前的文章也提到,孫武要將領拋開過去的成見來看待每一件事情。
能夠藉由避開「成功的沙洲」來直指結束戰爭的目標,這是孫武超越當時的事情。
另外我們時常揣測對方的心思、行為下判斷,這可以藉由系列文章中常提的龐涓來舉例。
龐涓看到減灶的假象,而推論出孫臏的兵力逐漸流失,進而追逐至馬陵。
從邏輯上來看,龐涓的推測有其根據,但這個資訊是孫臏「故意留下」的。
所以問題也在於將領如何確認他花了大筆的錢所得來的訊息是否正確?
於是孫武接下來提出的是他情報體系的基本架構-五間。


聖賢用閒

故用閒有五:有因閒、有內閒、有反閒、有死閒、有生閒。
五閒俱起,莫知亓道,是謂神紀,人君之葆也。
生閒者,反報也。
因閒者,因其鄉人而用者也。
內閒者,因其官人而用。
反閒者,因其敵閒而用之。
死閒者,為誑事於外,令吾閒知之,而傳於敵。
故三軍之親莫親於閒,賞莫厚於閒,事莫密於閒。
非聖不能用閒,非仁不能使閒,非微妙不能得閒之實。
密哉,密哉,毋所不用閒也。
閒事未發閒與所告者皆死。

所以有五間:因閒、內閒、反閒、死閒,及生閒。
這五種間諜一起使用,就不會知道這就是「神紀」,也是君主的堡壘。
生間將情報回傳;用對方在地人士作為因間;用對方官員作為內間;用對方間諜作為反間;死間則是要散布不真切的事情,讓在我方的間諜知道後將假情報傳回敵人陣營。
所以軍隊中不會有其他人與將領關係最親密,賞賜也不會比間諜更豐厚,事情保密的程度不會超過間諜。
不是聖人不能用間,不是仁人不能用間,無法掌握其中細微的關係的人不能得到間諜的實質幫助。
隱密啊隱密,沒有什麼地方不需要間諜的。
當還沒有要確定派出間諜前,得知消息的間諜與告訴他的人都必須滅口。

五種間諜的架構基本上是

因間(當地人)→生間→將領
內間(官員)
反間(敵方間諜)

在這個體系之外,還有死間-放假消息混淆對方視聽的人。

這個體系架構基本上完整,從訊息的接收方(因間、內間、反間)、訊息的傳遞方(生間)到將領,形成完整的訊息傳遞管道。
在這個架構下可看出,生間就是情報頭子,也是情報體系最核心的人物。
另外也是好萊塢諜報片最容易猜想的大反派 吐舌頭

這個體系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孫武預料到,我方也會有對方的間諜。
換句話說這個體系並不是孫武所獨創,對方一樣會使用類似體系收集情資。
所以死間的角色就是負責放假消息混淆視聽。

當這五種間諜可以隨著敵人變化而獲得勝利時,這就是「神紀」。
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謂之『神』」《孫子.虛實》
所以這五種間諜必須要確實反應對方的情報,將領才可以有辦法推論出正確的情報獲得勝利。
然而這一切都要講究情報體系的紀律。
在情報體系內,沒有紀律就沒有勝利。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間是很重要的,甚至可以決定戰爭的成敗、人民的性命以及國家的存亡。
那如何確保我自己的軍隊情報體系?
孫武提出了三個辦法:親、賞、密
將領要與生間產生情感上的親、物質上的賞,更重要的是這些事情都要保密的狀況下進行。
也就是因為這樣,孫武認為用間的人本身人格很重要,只有聖、賢人才能使用間諜。
這是要用聖、賢的人格吸引力讓生間效命,才不會產生雙面諜的狀況。
而且這其中的分寸拿捏非常細微,必須處理好跟生間的關係,才能夠確保生間是為我方效力。

與間諜的關係必須要保密到家,因為所有情報都要靠間諜取得。
所以當還沒有派出生間時,卻走漏風聲,擔任生間的人與告訴他的人都必須處死。
這是為了保密,也是為了殺雞儆猴。
試想除了將領之外,有誰會知道生間是誰?又是誰把訊息洩漏出去?
無論如何,必須處死生間本人與告訴他的人,這是因為只有生間知道是誰告訴他,然而又不能處死既有情報體系下的大多數人。
所以處死這兩個人不見得能夠杜絕情報外洩,但可以藉此殺雞儆猴,讓原本洩密的人心存感激,不再繼續大嘴巴。(記得孫武殺闔閭愛妃的事嗎?)
還有一點,處死兩個人不是公開儀式,而是必須無聲無息地消失,就如同從來沒有這兩個人一樣,這就是孫武沒明說,情報體系中的「」。




小結

在本章中我們看到當時情報體系的運作已經組織化。

在當時將領用間是一種個人行為,與軍隊無關,等同於是將領個人的情報體系。

將領可以運用親、賞、密的過程培養間諜頭目,並運用人格特質與間諜產生密切關聯。

但很重要的是,當在戰場上遇到洩密事件時,絕對必須要迅速果斷處理,以免產生後患與造成情報體系的崩潰。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