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用閒》之我見(二)

孫武延續上次使用間諜的議題,進一步闡述如何應用這五種間諜,並且告知一定要重視「反間」,情報工作才能得以落實,爭取到戰爭的勝利。

而後孫武也認為君主、將領要用自己的人格吸引對方有才能的人為我方所用,也才能確保「雙面諜」的結果是對我方有利。

善用對方資源爭取戰事的勝利,藉由戰事來確立爭霸的地位,這是孫武沒有寫出來的邏輯。 


五閒

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亓守將、左右、謁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閒必索知之。
敵閒之來閒我者,因而利之,導而舍之,故反間可得而用也。
因是而知之,故鄉閒、內閒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閒為誑事,可使告敵;因是而知之,故生間可使如期。
五閒之事必知之,知之必在於反間,故反間不可不厚也。

只要是想攻擊敵軍、敵城,或是特定的某個對象,一定要我方的間諜知道他的守備隊長、出主意的人、傳令的人、守衛、管家的姓名。
敵方間諜來我方探取情報要用利益利用他,引導他回去通報訊息,所以就可以獲得反間為我所用。
所以才能夠知道因間、內間要如何使用;所以才能知道死間要放什麼假消息讓敵人知道;所以才能知道生間如何按照約定的日期完成任務。
一定要知道這五種間諜如何使用,知道的關鍵在於如何使用反間,所以對待反間不能不加以重視。

孫武在這裡提出了五種間諜的使用架構:以反間(對方間諜)開始→因間(敵方鄉人)、內間(敵方官吏)→死間(散布謠言的人)→生間(我方整理對方情資的人)如期完成任務。

這邊要注意的是,情報作業不是五種間諜各自為政,而是經過完整計畫後,用五種間諜來進行整體情報作業。關鍵點在於必須要確保有「反間」,讓我方情報上達對方決策層的通路之後,因間、內間、死間才有發揮的空間,才能讓生間完成情報任務。

這樣說還是很籠統,用舉例的方式來說明:

「當取得對方間諜為我方所用後,再去探取對方民眾、官員的情報,然後在對方、我方境內製造謠言、輿論,讓我方的情報頭子可以完成情報作戰」

孫武又一次展現他的謹慎,這次是放在「先確保情報作戰的前提」之後才開始資訊的收集,加以利用他,最後完成任務。

這邊有幾個地方值得我們玩味:1. 情報體系的架構為什麼以反間作為開始?2.為什麼死間會這麼晚才出現?3.情報作戰的目的是?

當時國家等級的重大決策大多是在廟堂,國君再怎麼一意孤行,在廟堂之上也不會獨斷獨行,因為他自己也會害怕自己成為亡國之君。所以可以預想得到,他會多方收集意見,而不會由少數幾個人左右他的決策。(孫武在一次把自己的高標準放在對方行動準則上)在這個情況下,「增加情報管道」就是一種增加情報可信度的有效方法,所謂「三人成虎」:一個人這樣說可以不信,兩個人這樣說也可以不信,當第三個人跟你說的時候,就會開始動搖自己的信心,這是人之常情。所以孫武認為增加情報管道,這是情報作業的開始,是有道理的。

接著就是為什麼死間會在向因間、內間探取情報之後才會使用?這是因為,當一個謠言假可亂真時,太早放出謠言可能會影響到自己。這邊有幾個點要注意,在當時情報的散布是需要時間的,當在有反間可以運用的情況下,我方死間放出的假情報將可以用更快的方式達到對方決策中樞產生效果,而不會讓我方受到太大影響。但一開始就放假情報而沒有反間的話,就有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決策機制。

最後一個問題是:生間要完成什麼任務?其實孫武一開始就說了:「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1.打敗對方軍隊;2.攻下城池要塞;3.殺死某個人。只有當目標明確是為了戰爭的勝利,情報工作才有目標與價值。值得注意的是,孫武認為殺死某個人也是情報作戰的一部分,在春秋、戰國時期,刺客暗殺政要時有所聞,尤其當兩軍對壘時,刺殺重要人物更可以對戰事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在當時戰爭決策體系還不完全的情況下,將領不但是最高的決策者,更是軍隊凝聚力的核心,當將領被刺殺,就會造成軍心渙散而導致崩潰,所以情報工作也包含了見不得光的刺殺行動。另一方面,還有一種可能是讓對方君主殺掉對方的大將,這是有可能發生的,只要讓對方君主認為戰事進行不合乎國家/個人利益就可以,南宋的岳飛就是血淋淋的案例…。而還有另一種「人之所欲殺」的狀況,就是孫武下一段提的「上智為間」。


上智為閒

昔殷之興也,伊摯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在殷。
唯明主賢將,能以上智為閒者,必成大功。
此兵之要,三軍之所恃而動也。

以前商朝的崛起,是因為伊摯在夏國;周朝興起,是因為商朝出了呂牙。
只有好的君主與賢能的將領,才能用有極高智慧的人作為情報來源,完成偉大的功業。
三軍要靠著情報才能動作,這是戰爭的要領。

孫武舉出兩個實例,伊摯與呂牙的事蹟來說明好的君主才能使用有智慧的人作為情報來源。

有趣的是,呂牙並不符合我們一般印象中的間諜,或者說,他根本不是間諜,他後來成為周武王姬發揮師東進的軍師,這種人是間諜嗎?是的,呂牙就是孫武心中的間諜。

就如同我們在〈九地〉所看到的一樣,孫武喜歡用TAG的方式為一個地形標上不同的功能,孫武是用它能做到什麼事來判斷這是什麼地形,而不是因為這是什麼地形才能做到什麼事。五間架構也是一樣,五間只是TAG,彼此不一定互斥(因間、內間才有比較明顯的互斥現象),所以只要是符合這五種功能的人,就是間諜。呂牙本身是商朝的人,符合因間;他也是完成情報任務(攻擊對方軍隊、拔對方城牆)的人,所以他也是生間。呂牙在孫武眼中是間諜,這沒有什麼問題。在孫武眼中,只要能夠從對方身上探取我方所需要的資料,人人可為間諜

另外一方面,為什麼只有好的君主(明主)才可以使用這種有大智慧的人呢?「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子》,用這個架構來看,明主至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問題是為什麼有自知之明的人才可以運用有大智慧的人?或許可以這樣解釋,因為有自知之明的人才會了解自己的不足,進而不抱持著任何成見來看待事情,才能理解有大智慧的人講的話,而有大智慧的人才能感到知遇,進而為明主擘畫獻策。所以我們才會說「明智的判斷」,先明而後智。「半桶水響叮噹」這是一般人的毛病,當我們腦中的半瓶水讓我們認為已經很夠了的時候,就會用這半瓶水來判斷;但若當我們理解到半瓶水不能讓我們通盤理解時,就要虛心求教。很多有「大智慧」的人講出來的話往往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認同,因為我們常使用心中的「半瓶水」在看事情,但若遇到虛心的人,反覆求解為什麼並且了解其中邏輯的話,才能夠了解這些話背後的意義。

有大智慧的人不一定有舞台,甚至被人認為是笨人、蠢人,所謂的「明主」就會讓有智慧的人站上能發揮他們才幹的舞台。明主的間諜是軍師;將領的間諜可能就是隊長、俘虜,就這樣一層一層交疊出綿密的情報網路。

依據情報而遂行作戰計畫,這是孫武為什麼會寫出〈用閒〉的理由。




結論

從「先知」開始論述用間的必要性,到五間架構的形成與運用,最後則提到上智為間的重要性。孫武在〈用閒〉的論述架構完整而細密。特別的是孫武也點出了君主與講領在使用「間」作為人馬的時候,需要有品德的輔助,這是因為間諜的特殊屬性-得知雙方的重要情報。
特別是我方認為的「反間」就是對方的「生間」,多重屬性的交疊,讓反間這個人得以左右戰局,甚至當時國際情勢的權力平衡。孫武認為光是用利益拉攏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利益以外的東西,孫武將這些東西推展到君主、將領的人格特質上。

國事以人為本,而凝聚「兵」的人是將領;凝聚「人」的人是國君。除了實質錢財之外,人格特質更是吸引人的要素。所以孫武才要「明主賢將」來招募上智,使其出一份心力。從這邊來看,我們可以延伸出「獲取人才也是情報作戰的一部分」,這其實隱含在如何獲取反間的方法上。

君主用對方的上智參與主要決策,用自己的品行與領導力讓上智相信他可以為人民帶來福利,然後進一步主導戰事,維護天下和平(爭霸)。這就是孫武在〈用閒〉所提供的爭霸藍圖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