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行軍》之我見(一)

體力的保持與敵我雙方距離的維持是必須要受到重視的要素

沒有體力自然沒有戰力;沒有距離就沒有攻擊。

如何保持體力,如何讓對方進入險地,就是本節的關鍵所在。


一、無疾必勝

孫子曰:凡處軍相敵:絕山依谷,視生處高,戰降無登,此處山之軍也。
絕水必遠水,客絕水而來,勿迎之於水內,令半渡而擊之利;欲戰者,無附於水而迎客,視生處高,無迎水流,此處水上之軍也。
絕斥澤,惟亟去無留,若交軍於斥澤之中,必依水草而背眾樹,此處斥澤之軍也。
平陸處易,右背高,前死後生,此處平陸之軍也。
凡此四軍之利,黃帝之所以勝四帝也。
凡軍好高而惡下,貴陽而賤陰。
養生處實,軍無百疾,是謂必勝。

孫武說:紮營跟看對方軍情的方法是要依據谷地穿越山脈,要在知道如何逃脫的高地,不要仰向對方進行攻擊,這是在山地紮營的軍隊行動法則。
穿越有水的地形後必然要遠離低窪處,攻擊方穿越河流而攻擊時,不要在河面上迎擊,讓他一半的軍隊剛上岸時攻擊他才是有利的;想要交戰時,不要依附著水而對抗攻擊方,要在知道如何逃脫的高地,不要正面迎向順水的方向,這是在水邊紮營的法則。
穿越水澤時要趕快渡過,不要逗留,如果在水澤中與對方交戰,一定要佔據有水草樹木的地形,這是在水澤邊紮營的法則。
在平原時,要在好的地方紮營:根據使用的陣型選擇地方紮營,讓前面是戰場,後面是補給,這就是在平原紮營的法則。
黃帝就是因為能夠掌握這四種行軍紮營的方法而能戰勝其他四方領袖。
軍隊要在高處而不要在低窪的地方,要往乾爽的地方而不要在陰濕的地方。
能夠照顧好軍隊的身體,進而保存軍隊的實力,軍隊沒有任何疾患,就是必勝的法門。

本節重點就在於「軍無百疾,是謂必勝」這八個字。
前面四軍之利(處山之軍、處水上之軍、處斥澤之軍、處平陸之軍)都是為了要「軍無百疾」。
「軍無百疾」的前提是「養生處實」,才有勝利的空間。
要注意的是「養生處實」是因,「軍無百疾」是果(表徵)。
只有戰力保持妥當的行伍,才有與敵人爭勝的空間,這與「是故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勁者先,疲者後,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爭利,則蹶上將軍,其法半至;卅里而爭利,則三分之二至。」〈軍爭〉講的是類似的東西,只是先講行軍速度,後講地形對戰力的影響而已。
各位要知道,古代的戰場救護能力遠不如今日,尤其孫武所活躍的吳、越、楚三國中又是充滿瘴癘之氣,很容易產生水土不服的情況,這對於行軍打仗來說是非常嚴苛的,所以孫武特別強調「軍無百疾」。

這邊各位可以注意到,孫武把兩件事情混在一起講:根據地形的行軍方法跟地形可能產生的疾病。
或許可以從這方面來講,孫武注意到軍隊所經過的地形、紮營時所處的環境都會對軍隊戰力產生影響,所以選擇好的行軍路線是非常重要的。
那又為何孫武說「視生處高,戰降無登」、「視生處高,無迎水流」?
這邊牽涉到的是軍隊的體力問題,面對高地的軍隊,在低窪地區(登、迎水)的軍隊在體力上處於劣勢,所以孫武認為不要在處於劣勢的時候迎戰。

說穿了,本節就是要告訴我們「體力管理」的重要性。


二、迎之背之

丘陵隄防,必處其陽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
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
凡地有絕澗、天井、天牢、天羅、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
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
軍旁有險阻、潢井、蒹葭、林木、翳薈者,必謹覆索之,此伏姦之所也。

在丘陵、提防的地形,一定要在它的陽面(山之北,水之南)而使右方受到地形的掩護,這是軍隊的優勢,也是地形的幫助。
上游下大雨,而想要穿越河流時,要等到它水流平穩之後。
只要是遇到絕壁斷崖、高山險峻中間有深谷、易入難出、容易迷失方向、無法通行的地方,一定要趕快離開,不要接近。
我遠離它之後,敵人接近它;我面向它,敵人背向它。
軍隊旁邊有沼澤、森林、蘆葦、矮樹、草叢…等地物,一定要謹慎搜索,這是對方會設有埋伏的地方。

孫武開始講到根據地形的屯兵方法。
中國人說山南水北叫做「陽」,太陽是由東昇起,略往南移後於西方落下,所以在陽面屯軍可能是要借重丘陵的影子避暑、不讓水氣影響到軍隊。
這或許不是表示孫武有科學根據,個人更相信這是兵家代代相傳的經驗法則。
其他的部份其實跟前文差不多。

需要注意的是「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這一段。
為什麼我知道這些地形不好要遠離,對方卻會跟進?
或許可以從2個方面來看:

  1. 我放出了「餌兵」,誘使對方過來
    這也意味著我是放棄某部份土地而讓對方前進到那些沒有地利的地方。
    這樣的解釋是比較一般的說法,但這種方式更需要大後方的支援。
  2. 我方是防守方,對方是攻擊方
    在這個狀況之下,對方會跟我方保持一定的距離,這個距離剛好就是對方往前一點就可以突襲的最遠距離。
    為了保持這個距離,敵方會與我方亦步亦趨。
    因為對攻擊方來說遠了打不到,近了又會讓防守方早有戒備。
    所以在權衡輕重之下,取距離而捨地利;而我方可以運用地利之便,彌補距離的不足。

若從普通的解釋來看,孫武在「吾遠之,敵近之」中少了「餌之」的敘述,雖然孫武常常會這樣,但是若從文本內容來看,其實那種兩邊軍隊保持著一定距離的前提放在這裡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想法。

玩過戰略遊戲的人都知道,距離的掌握是非常重要的,擁有長射程的武器往往可以在對方來不及反應時造成兵力優勢。
然而進攻方雖然看起來掌握了戰場的主動權,卻擁有不得不取得成果的壓力(遠道跋涉的軍資),而防守方雖然看起來沒有主動權,但是卻能夠藉由地利的取得來形成較為深層的主動優勢。
更重要的是產生對方的兩難(dilemma):前進,可以保持突襲距離,但是可能會喪失地利;不跟著往前,可以避免掉地形劣勢,但是卻沒辦法保持攻擊距離。
將領通常會選擇前進,因為「只要攻擊就沒有喪失地形優勢的問題」。
同樣的邏輯可以解釋前文:「客絕水而來,勿迎之於水內,令半渡而擊之利」的,為什麼對方要涉水而來的問題。



小結

孫武在本章前半段告訴我們體力調節的重要,打仗基本上就是體力活,體力的調節一定事關勝敗。

而地形環境對體力造成的影響絕對不下於長途快速行軍,所以基本上穿越險地就是會耗去大量的體力,因為要快速離開,更可能產生行軍的延宕與戰力的分散。

而在後半段,個人藉用孫武對於地形的運用,延伸出因為距離的因素,所以對方會跟著我前進到不該前進的地方。
因為個人後來思考發現,讓對方產生兩難是在競爭局面中非常重要的關鍵。
甚至可以這麼說,出現了兩難局面,才能讓對方完整的態勢、陣型產生變化,進而讓我方利用,取得致勝的關鍵。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