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行軍》之我見(二)

用觀察敵情方式來了解對方,我方施以妥善的訓練才能夠取得勝利

孫武一直使用很嚴格的標準來看戰爭,所以他認為對方都會做最好的準備,我方往往要在些微的空間中爭取勝利。

孫武提出了許多觀察敵情的準則,但我們必須注意,準則也是會害人。

孫武提出了軍隊訓練的法門,要先讓士兵依附後才有懲罰的問題,但自己卻不是這麼做,這是為什麼?


一、觀察敵情

敵近而靜者,恃其險也。
遠而挑戰者,欲人之進也。
其所居者易,利也。
眾樹動者,來也。
眾草多障者,疑也。
鳥起者,伏也。
獸駭者,覆也。
塵高而銳者,車來也;卑而廣者,徒來也;散而條違者,樵採也;少而往來者,營軍也。
辭卑而益備者,進也;辭強而進驅者,退也。
輕車先出其側者,陣也。
無約而請和者,謀也。
奔走而陳兵者,期也。
半進半退者,誘也。
仗而立者,飢也;汲而先飲者,渴也。
見利而不進者,勞也。
鳥集者,虛也。
夜呼者,恐也。
軍擾者,將不重也。
旌旗動者,亂也。
吏怒者,倦也。
殺馬肉食者,軍無糧也。
懸缻不返其舍者,窮寇也。
諄諄翕翕,徐與人言者,失眾也。
數賞者,窘也。
數罰者,困也。
先暴而後畏其眾者,不精之至也。
來委謝者,欲休息也。
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謹察之。
(本段文章略長且較細節,不進行翻譯,請見諒)

孫武在這裡提出很多的觀察準則作為將領判斷對方敵情的依據。
挑幾個個人覺得有趣的來討論一下:

  1. 「敵近而靜者,恃其險也。遠而挑戰者,欲人之進也。」
    孫武用兵以智為上,他常常會料敵以寬-對方會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是他行動準則的前提。
    為了料敵,觀察對方是很重要的途徑。
    「觀察」在現代的語意下,有著「對特定項目考察」的意味。
    根據對方的遠近及挑戰與否,孫武提出了兩種可能的假設:對方是仗恃地利或是引誘我軍前進。
    觀察的是雙方敵我距離與相對態勢。
  2. 「其所居者易,利也」。「見利而不進者,勞也」。
    孫武對於對方行動判斷準則是:「對方會搶佔地利,如果沒有,就表示內部出現了問題」。
    在不同的地方都使用「利」的字眼或許可能會讓人覺得這是一樣的東西,但或許可能不是也不一定。
    需要注意的是,這兩點都是對「整體局勢」的判讀。
  3. 「吏怒者,倦也」。「數賞者,窘也。數罰者,困也」。「先暴而後畏其眾者,不精之至也」。
    在這裡孫武也提出了對於內部觀察的重點:藉由對內部的觀察了解其運作程度。
    這邊會特別挑出這幾點,是因為這幾點也常常發生在公司內部管理。
    如果老闆三不五時就震怒,就表示軍隊已經出現疲態;如果一直記功(提拔人),是對現況已經一籌莫展;一直處罰就是已經出現了絕境。剛開始對於屬下採取粗暴的態度,但後來卻害怕屬下(作反),是最不精明的人。
    「將者,智,信,仁,勇,嚴也。」《孫子.始計》原則上,孫武對與將領的要求非常不近人情-幾乎不允許將帥有情緒的反應,因為這會導致錯誤決策。
    所以當對方將領明顯被情緒牽著鼻子走時,就會產生內部的紊亂。
    這邊孫武歸納出的要點隱含這個前提:將帥的一舉一動都會對軍隊產生影響。
    這樣的概念後來的法家也有,所以才會產生「法」、「術」、「勢」三種御下之術,這就是題外話了。

值得一提的是,觀察特定指標作為判斷標準其實反而可能將帥的判斷障礙。
綜觀春秋戰國時期,個人最推崇將領的是孫臏,因為他能利用對方的認知進行反擊,從田忌賽馬開始,圍魏救趙,到減灶誘敵,他的傳記就是一連串突破對方將領思考框架的紀錄。
孫臏「減灶」的表現讓龐涓對於孫臏的兵力下了錯誤的判斷,進而產生了影響戰國時代局勢的馬陵之戰,自此魏國國力逐年下滑,權力平衡移往東方齊國,少了地理位置居中的魏國可制衡秦國,秦國進而逐漸強大。
平心而論,如果你是龐涓,你能夠不去攻打孫臏嗎?
我相信一般人很難不去,因為「種種跡象顯示」,孫臏率領的齊軍兵力正在急劇下降。
如果你不去,你如何壓得住下面的人?這也可以顯示龐涓治軍可能不甚嚴格。
另一邊廂,孫臏可以在減灶的同時還能維持戰力,相信孫臏治軍一定有他的一套。

如何對情報進行正確的判斷,是戰爭的最大課題。


二、練兵法門

兵非貴益多,雖無武進,足以併力、料敵、取人而已。
夫唯無慮而易敵者,必擒於人。
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
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
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
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服;令不素行以教其民,則民不服。
令素行,與眾相得也。

兵力不是愈多愈好,不用依侍絕對武力前進,能夠集中力量、料敵機先、取下勝利就可以。
沒有思考就輕易與敵人交戰的話,一定會被敵人所擒住。
士兵還沒有依附的時候就處罰他,則會產生不服的情緒,這時的士兵無法發揮最強的戰力。
士兵依附的時候無法落實懲罰,就無法使用這支軍隊。
所以要用讓士兵服從指揮,可以在戰場上整齊應對敵人,才是將帥需要的軍隊。
將帥要用平常的言行來教導民眾,他們才會順服;不用平常言行來教導,民眾就不服氣。
用平常的言行才能獲得眾人的幫助。

孫武很有意思地提出內部訓練的法門。
首先他點出兵力要求是能夠集中火力在能夠掌握戰場情勢時足夠打勝仗就夠了。
所以如果想都不想就跟人打仗,就會輸給對方。
這是孫武的前提,所以他需要能夠集中火力的軍隊,然後他就說出如何教訓軍隊。
首先考慮的是士兵是不是已經跟將帥保持良好的互信關係。「將者,智,『信』,仁,勇,嚴也。」《孫子.始計》
如果沒有,卻又以處罰來對待士兵,士兵就會不服氣,就難以使用(不聽話)。
如果說已經保持良好的互信,而不處罰士兵,就無法使用士兵。
所以如果要讓士兵聽從自己的指揮,就要先讓士兵依附,產生互信關係,然後適時處罰他們才可使用。

這邊有沒有發現,孫武說的行動與現行作法幾乎是完全相反?
「新官上任三把火」指的是長官走馬上任時要藉由風行雷厲的方式確立自己的威嚴。

為什麼孫武會這樣說?
我們來看孫子自己怎麼做

「孫子武者,齊人也。以兵法見於吳王闔廬。闔廬曰:『子之十三篇,吾盡觀之矣,可以小試勒兵乎?』對曰:『可。』闔廬曰:『可試以婦人乎?』曰:『可。』於是許之,出宮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孫子分為二隊,以王之寵姬二人各為隊長,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與左右手背乎?』婦人曰:『知之。』孫子曰:『前,則視心;左,視左手;右,視右手;後,即視背。』婦人曰:『諾。』約束既布,乃設鈇鉞,即三令五申之。於是鼓之右,婦人大笑。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復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婦人復大笑。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斬左右隊長。吳王從臺上觀,見且斬愛姬,大駭。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將軍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願勿斬也。』孫子曰:『臣既已受命為將,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遂斬隊長二人以徇。用其次為隊長,於是復鼓之。婦人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規矩繩墨,無敢出聲。於是孫子使使報王曰:『兵既整齊,王可試下觀之,唯王所欲用之,雖赴水火猶可也。』吳王曰:『將軍罷休就舍,寡人不願下觀。』孫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實。』於是闔廬知孫子能用兵,卒以為將。西破彊楚,入郢,北威齊晉,顯名諸侯,孫子與有力焉。史記.孫子吳起列傳》

孫武自己就是個使用霹靂手段的人,他說的跟做的根本不一樣…嗎?

先別急著下定論,讓我們仔細研究一下孫武怎麼說的,「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
各位看出差異了嗎?

我們用分數來做比喻。
難用=60分,卒未親附而罰之
不可用=40分,卒已親附而罰不行

所以孫武認為斬闔廬兩個愛妃之後訓練出來的「難用」的兵具體內容是「唯王所欲用之,雖赴水火猶可也」,勉強可以要他們赴湯蹈火的兵才拿60分,孫武的標準真的頗嚴苛。

我們可以推論一件事情:孫武所謂的「難用」,指的不是不聽指揮,而是無法「盡心」,所以孫武才會說「雖赴水火猶可也」。

那麼孫武心中可用之兵是什麼樣子呢?
孫武其實在後文說了,「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能遵從指揮,在打仗時井然有序,這就是必然能取勝的「可用之兵」。
個人斗膽地說,前面一節中,孫臏在減灶的狀況下仍然能夠保持充足戰力的兵,就是孫武「可用之兵」具體呈現。
所以反過來推論,孫臏讓士兵親附了之後仍能實施處罰,而練出可用之兵。

孫武的練兵方式歸納如下:

  1. 可用之兵:士兵親附之後仍然能施行處罰,100分!
  2. 難用之兵:士兵未親附時施行處罰,60分。
  3. 不可用之兵:士兵親附之後卻不能施行處罰,40分。

之後孫武又說「令素行以教其民」,一般是翻譯「命令一貫執行」,但個人覺得不妥,因為無法跟後文「與眾相得也」相呼應,而且「素」也沒有一貫的意思。
個人的翻譯是「用平常的行為(素行)教導民眾」,一方面這是根據古代喜歡身教大於言教的法門而來,另一方面,這也才能跟前文士兵在還沒有依附將領時就遭受處罰而不服的敘述互相呼應。

簡言之,將領用平常言行才能得到士兵與民眾的擁戴,完成100分的軍隊。
單純靠霹靂手段訓練出來的短期軍隊,只能聽從命令,無法完成命令


總結

從軍隊的體力管理開始,到地形運用,再到敵情觀察,最後則是軍隊內部訓練。
〈行軍〉已經很具體而微地描述將領在開打前應該要注意什麼。

那麼孫武到底要說什麼?
或許就是在戰前準備:控制行軍速度、體力管理、選擇紮營據點到敵情判斷這一塊吧。

《孫子》講了那麼久,還在戰前的準備,而不是戰場最讓人血脈賁張的地方,可見孫武認為萬全的準備會比戰技更值得將領用心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