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職業運動的希望在於產業化(二)

上一篇談到了過往職棒的榮景讓各隊經營方式有「榨取現有商業利益大於擴大市場」的傾向。而義大、Lamigo的崛起則是意味台灣的職業運動娛樂市場是可以經營的。

這次我們就要談一個關鍵問題:怎麼樣才是產業化?以及國外如何看待職業運動娛樂產業。


piv via http://img.funtop.tw/


產業化

用比較直接的詞彙來說明:「產業化就是價值鍊的上中下游的規模已經可以形成競爭市場」(這是我的簡化說法,比較嚴格的看法可以參看這裡「產業化」via MBA智庫

「價值鍊」(value chain)是借用麥克波特(Michael Porter)的概念

via
http://www.12manage.com/

套用到職棒的話,就是從三級棒球(少棒、青少棒、青棒)球員開始作為球員的上游,經過不斷地鍛鍊之後進入到職棒,成為職業球員。這邊的關鍵點在於如何讓具有潛力的人願意進入到棒球「產業」,甚至是職棒二軍是否有人可以練?說穿了還是市場的問題。下游層面就是職業隊的表現,以及旅外球員的球隊。換句話說,目前我們比較容易關注的是職棒價值鍊的下游。運動真正要強盛必須要做到一些關鍵點:具有資質的人願不願意進入?制度是否能夠適才適任?

一個簡單的問題是:假設在沒有運動門檻限制的狀況下,一個具有良好身體素質的人若要在台灣從事職業運動,他會選擇哪一項運動作為他的職業?在台灣很大多數的選擇可能會倒向棒球。原因無他,職棒的聲勢是最高的。這是市場機制的問題。這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點:當一個好球員願意進入棒球訓練體系中,他是否有足夠的空間去選擇他要在誰的底下進行訓練?換句話說,好球員是否可以選擇他的教練?如果教練彼此需要競爭好球員的話,就結果來說應該是對球員有利的。但這一點可能連美國也做不到。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三級棒球的教練用正確的觀念去引導球員。

所以教練制度對職業運動發展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有一個問題是:如果國小棒球教練用他20年前接受教練指導的方式進行訓練,那麼對這些小朋友的未來是否有正面助益?這其中牽涉到教練的對於棒球運動的本職學能是否能夠與時俱進。

國內有葉君璋先生到美國去接受教練的訓練(葉君璋要去印地安人隊進修教練),進而帶給國內職棒一股新的思潮。但問題是,除了他有這個機運之外,制度面是不是可以讓我們的其他教練也有辦法得到去國外學習訓練方式?還有這些新的訓練方式是不是可以落實到三級棒球?這些都是產業化的考量。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覺得「戲棚下看久了就是你的」卻忽略了訓練方事的重要性。比賽打多了固然經驗會比較好,但是基本功不扎實,經驗再好也無法發揮。




國外職業運動的玩法

《巴薩vs皇馬》這本書基本上就是在說足球產業中兩大豪門-巴塞隆納與皇家馬德里如何經營。尤其是皇馬,在商業化的部份真的是匠心獨具,想方設法地試圖增加皇馬的收入,其中有一個關鍵點在於:勇於提高票價

職業運動的四大收入來源:會員收入、非會員收入、電視收入與週邊收入中,會員收入往往是最核心的區塊,也最難以改變。因為球團會怕向會員提高價格,會讓會員離開。但皇馬的表現告訴我們:只要有好的球星、好的表現,即便貴也一樣有人買單

以台灣來說,也是有辦法提高票價的。Lamigo的職棒25年總冠軍戰門票可以賣到1,200,就是只要「比賽」吸引人,就可以成為票房保證的佐證。在足球界常常會有德比(derby,世仇)戰,常常一票難求。在這個狀況之下,球團主動抬高價格可以看成對市場有利的。簡單的想法是:與其讓黃牛賺票價差,為什麼球團不自己賺?所以只要比賽內容有價值,票的價格就可以提高。目前在台灣還是以職棒總冠軍戰為主要可以依據的賣點,所以比較敢抬高價格。但是一年的總冠軍戰最多也才七場,對球團來說是杯水車薪。Lamigo透過投資球場的方式讓球迷願意掏出更多的錢來購票(中華職棒各隊主場門票價目表),這是不錯的方向。但必須注意的是,對企業體來說,Lamigo的財務不一定會比其他球團要好,但至少現金流的運作會比其他球隊更優,也較容易爭取到銀行的貸款。畢竟職業球隊看的不只是負債,獲利能力更是關鍵。

第二個點是全球化。足球受到全球化的影響,許多球隊都有外國老闆,不乏石油大亨或是俄羅斯富豪。但是這種狀況相對來說比較少出現在棒球界,這其實是因為棒球還沒有因為全球化的緣故而受益。(另一項全球化程度較高的NBA也有俄羅斯籍的老闆)有這些富爸爸的好處是,球團經營的資金壓力比較小,相對出手也比較闊氣。硬體設施不用四處籌錢。至少在棒球圈還沒有財政公平原則(Financial Fair Play, FFP)限制球團的收入要大於支出的狀況下,吸引外資進入其實是有利的。

另外就如同我在〈職業運動的光鮮與困難〉一文的異想天開,國外球員其實也是一種資本,這也是全球化的途徑。如果把市場放在國內,那麼市場了不起就2,300萬,如果可以拓展到國外去,那麼市場價值就會更大了。

第三個點,則是轉播權利金的問題。之前在黃鎮台先生的任內,曾經談妥了高額的轉播權利金,但因為MPS單方面認為中職無法履約而片面結束,這其中可能有很多的暗盤是外界不清楚的。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轉播權利金決定是非常重要的一環。過往職棒轉播往往被緯來體育一家獨占,MPS出來插一腳後,反而讓職棒轉播變成百家爭鳴的局面,而且談的方式也跟以往不一樣,變成四家球團由兩個電視公司進行轉播,結束了緯來一家獨大的局面。不但轉播的團隊人力需求增加,甚至連轉播的品質、球評的素質也要增加,這對市場是有好處的。這也是產業化的一部分。但是很殘酷的是,如果轉播權利是球團獨立販售的話,那麼就會慢慢變成皇馬、巴薩之於西甲一樣,兩家球會佔去了極大多數的權利金資源。(不過這一點未來會有改善)可見職業運動的世界,搶到球迷,榨取球迷產生的商業利益,才是最主要的議題。



我同學常常笑稱我們中華職棒草創20年,說來輕鬆的話語其實多少有點笑中帶淚。我覺得有一點點幸運的是,我們的「棒球傳統」還沒有古老到無法撼動,總是會有一點一點的活水進來。黑豹旗(金龍旗)的轉播,讓我們也開始扎根三級棒球,雖然上升制度尚未完善,但至少已經有材料了。我們並不是輸在天資,而是輸在制度。制度需要長時間的擘畫以及執行,絕對不是一人一時一地可以完成。路雖漫長,但早一點起步才有辦法早一點到達。作為球迷的民眾,除了觀賞職棒之外,也要注意三級棒球的發展,也才能為台灣職業運動的標竿盡更多的心力。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