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容易被忽視的暴力行為-言語暴力

日前,一名網拍模特兒因遭到有心人士利用臉書(Facebook)某匿名性社團張貼文章影射而自戕,引起大眾關於網路霸凌(Cyberbullying)的重視。

但我自己在看這個事件時,會看到一些不同的點,跟各位分享一下。


pic via
http://eladies.sina.com.cn/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 (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自我價值的崩壞-臉書改變了什麼?

就如同許多年輕人做出的傻事一樣,這次不幸的事件帶有相對高的情緒反應。從我自己的角度來看,事主進行自我評價的角度似乎不是那麼貼切。說白一點,在網路世界的一言一語對她的想法產生了影響,進而產生最後不好的結果。

但人生並不是只有臉書,不是嗎?

在心理學領域中,有一個探討認知的理論:「周哈里窗」(Johari Window)

開放我:左上角那一扇窗稱為「開放我」,這個部份指的是我們自己知道而別人也知道的部份。例如:我們的長相、身高、體重及某些屬於公開性質的資料,例如:性別、籍貫、特別的習慣…等。

盲目我:右上角那一扇窗稱為「盲目我」,這個部份是指自己不知道而別人卻知道的部份。例如:個人的口頭禪或一些小動作或特定的作事方法,而這是自己平常不自覺的,除非別人告訴你。盲目我的大小與個人自我觀察、自我省察的能力有關,通常內省特質比較強的人,則可能他的盲目我會比較小。

隱藏我 :左下角那一扇窗稱為「隱藏我」,這個部份指的是自己知道而別人不知道的部份。例如:許多童年往事、痛苦辛酸的經驗、身體上的隱疾…等。

未知我:右下角那一扇窗稱為「未知我」,這個部份是指自己不知道而別人也不知道的部份。例如:若未經某種因綠際會的經驗,可能從來也不知道自己會演說、口才一級棒,若沒有當過班級幹部,不知道原來自己領導統御的能力還不錯…等,通常是指一些尚待開發的能力或特性,當然也包含佛洛依德所提出的潛意識層面,默默影響著我們的喜怒哀樂。

圖、文引用自高苑綜高「周哈里窗」

在這個架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對於自我認知的組成可以分成自己知道與他人知道的維度來看。而這次的事件或許可以嗅出這個架構產生了某些的變化:有心人士帶有惡意的匿名文章對事主的認知產生了劇烈的影響。

這邊並不是暗示事主內心不夠堅硬、沒有抗壓性之類的意涵,我關心的是「為什麼現在社會會如此強調『別人眼中的我』」?

前幾天偶然看到以下這段影片

「我們坐在家中的電腦前,以『關注』和『喜歡』的數目衡量自身價值。忽視真正愛我們的人,寧願發抱怨文也不將心聲說給願意擁你入懷的人。」

這是現代人,即便我們距離咫尺之遙,心卻在千里之外。

臉書(或者說是社群網路)的出現影響了我們的社交途徑,從以前面對面溝通、書信往返到電話接觸、再到文字通知,雖然門檻降低了,但深度也變低了。

前陣子誤闖軍營拍照的李姓(前)藝人也因為事件之後又爆出了一個具有爭議性的言論又被拿出來講了一下

「對我而言,臉書粉絲頁本來就是炫耀、打卡、擺漂亮東西的地方。」

「我要是每天Po我帶(戴)個浴帽,在廚房忙裡忙出的照片,有誰會想來按個讚?大家都會想去看自己鮮少擁有的東西,這不就是人性嘛!」

文字轉引自http://www.chinatimes.com/

我並不覺得她有說錯的地方。(但不認為她說的內容符合全部的臉書貼文)在很多時候,臉書常常變成一種吸引關注的方法,而吸引關注最簡單的方法常常就是貼上一些大家嚮往的內容,舉凡出去玩、買到新東西、人生大事…等,這些都是相當容易吸引目光的事情。

但也因為人跟人接觸的障礙降低了;臉書的評價變得更重要了,造成現代人會用臉書的粉絲數量、言論來衡量自己。這是一種方法,但只能影響到「公開我」或是「盲目我」。組成「自我」的另一個面向:「自己知道的我」被大幅度地降低。結果導致憾事的發生。



網路匿名性-隱藏的是網路霸凌?還是言語暴力?

這裡用一個故事開始

分天下以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監。更名民曰「黔首」。大酺。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鐘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宮中。一法度衡石丈尺。車同軌。書同文字。地東至海暨朝鮮,西至臨洮、羌中,南至北向戶,北據河為塞,并陰山至遼東。徙天下豪富於咸陽十二萬戶。諸廟及章臺、上林皆在渭南。秦每破諸侯,寫放其宮室,作之咸陽北阪上,南臨渭,自雍門以東至涇、渭,殿屋複道周閣相屬。所得諸侯美人鐘鼓,以充入之。

《史記.秦始皇本紀》

當初嬴政(秦始皇)收取天下兵器重鑄為金人,以為將天下的武器收起來,就可以避免民眾拿著兵器出來「作亂」,藉以維持秦朝的政權。從現在來看,似乎十個有九個人會覺得嬴政癡心妄想。

但如果我們因為這次的事件就剝奪網路匿名性的特質,不就嬴政收天下兵一樣?殺人的不是工具本身,而是人。只有人可操弄工具達成自己想要的目的。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一直忽略跟隨著網路匿名性而來的言語暴力,而導致憾事不斷發生。

所谓语言暴力,就是使用谩骂、诋毁、蔑视、嘲笑等侮辱歧视性的语言,致使他人的精神上和心理上遭到侵犯和损害,属精神伤害的范畴。

from 百度

相對於肢體暴力的懲罰,我們一直很忽視言語暴力帶來的傷害。在這次的事件中,這種詆毀以至於形成傷害,甚至成為網路霸凌的事件,其實就是一種警訊。同樣的情形其實也在前陣子連姓市長候選人身上出現過。

任何形式的言語暴力都應該被注意,而不要等到變成網路霸凌的時候才說網路匿名性有問題。



為什麼只是「陪你」?-對心理衛生認知的缺乏

看到相關新聞寫到事主的朋友有善盡(言語上)陪伴的協助,但總差了一步-並未求助專業人士。

與言語暴力一樣,生理衛生我們會注意,但心理衛生卻沒有受到相應的注意。在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會避免,甚至排斥去看心理醫生,尤其在壓力大的時候。

這邊不討論要不要去看心理醫生的問題,而是想談談,我們對於心理衛生的病識感缺乏的狀況。

當我們看到美工刀劃到手上時,我們會意識到「我受傷了」,進而採取對應的處理,甚至去打破傷風。在某些狀況下,我們不一定知道受傷的緣由,所以我們不知道自己受傷,而是當傷口產生痛覺之後,我們才知道自己受傷了。這種知道「自己受傷」的意識,就是病識感。

缺乏心理上的病識感,可能會讓某些人就此錯過了一次可以挽回自己的機會。而旁人如果多一步的關懷,或許也可以幫助人避免最壞的事態。



對於這個事件的成因,我認為是某些有心人士藉由網路匿名性進行影射、漫罵的言語暴力,在以社群網路為主要價值判斷標準的年輕人心中產生莫大的壓力。在這個情況之下,如果沒有得到專業的照護及處理措施,就有可能在當事人心灰意冷下讓事態變成大家不願意看到的樣子。

而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態,或許可以採取一些作法:

  1. 從自己來看,讓自己避免因為社群網路的言語而影響到自己評價自己的價值。這需要一些方法跟技巧。但我相信這也是從小就接觸到網路的世代的必修課。
  2. 從臉書制度面來看,網路提供匿名性的發言權,但不代表你說話可以免責。首當其衝就是粉絲頁發言尺度的規範。
  3. 從社會角度來看,我們應該避免產生言語暴力的狀況,無論是對人或是被人使用言語暴力,都必須主張我們自己的權益。在另一方面,或許可以對言語暴力立法約束,即便很難界定,但我想這是技術問題。另外關於事主的壓力,朋友應該建立心理衛生的概念,以隨時幫助需要的朋友,讓他們得以受到妥善的照顧。

也希望未來也不要再出現這種令人感到難過的事情了。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 (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