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為什麼地方政府要抵制頂新?

最近食安風暴愈演愈烈,除了餿水油外,飼料油也來了。商人的鋌而走險讓全民都付出了代價,這也是一種追求商利而導致污染的代價-就跟工廠排放有毒黑煙,卻要民眾概括承受一樣。

然而近幾年的食安風暴絕對不只餿水油、飼料油。銅葉綠素、起雲劑…這些之前連聽都沒聽過的東西也嚴重地影響了我們的身體健康。

有趣的是,之前抵制財團商品的行動零零星星,沒有多大氣候。這次頂新卻像是犯了眾怒一樣,不只民眾真的開始抵制,就連地方政府也罕見地出現了行動。

縣市抵制頂新 宜蘭發難,台中、台北、台南紛跟進

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地方政府」「這時候」會發難?


via http://news.sina.com.tw/

就我的理解中,現行民主政治跟金錢有很強的關聯性。財團可以透過政治獻金(、遊說等)合法的方式為自己說話,甚至得到政治上的協助。在這種模式之下,財團與民意代表之間的關聯是很強的。那又為什麼政府會出手呢?

有幾點或許可以推敲一下:

1. 味全這一年來出包太多次。民眾對味全開始感到不耐煩導致眾怒。尤其魏應交先生的言論更是讓頂新落入了道德劣勢 頂新「食品絕對是良心事業」 檢:魏家和高振利沒兩樣

2. 頂新的中國味太過濃厚。頂新之所以有名,就是它們在中國創立了「康師傅」品牌,並且在中國的速食麵市場有很高的市占率。當初康師傅來台也掀起了一波熱潮,低價搶市的策略讓很多人都去嚐鮮,但個人周遭聽到的評價都不怎樣。後來的乾麵系列才逐漸讓人接受它的口味。但東西好不好吃在其次,重點在於人們的認知可能產生了這樣的等式:頂新=康師傅=中國速食麵

中華民國與中國的政治立場,讓頂新早就處在一個潛在的道德弱勢。但是民眾其實也沒有那麼在意這件事情,因為頂新距離民眾太過遙遠。認真地看,這次的爆點在於味全,頂新是這個形成這個爆點的重要因素。

3. 因為11月中華民國有地方選舉。這點的解讀就看個人。就像一些笑話說,我們的路總是四年大翻修一次,頻率非常地規則。仔細看報導,可以發現出聲的好像都是地方政府,而且議員的行動似乎特別大。

頂新賣黑心油 高市議員告魏應充

拖累煙火秀 議員請市府禁頂新參與跨年

抵制頂新產品 基隆議員:大家一起來

新竹市議員李妍慧籲市民抵制頂新

相比之下,立法委員好像就沒有那麼激動 :P

個人對此倒是樂見其成,畢竟作為民意代表,反應民眾的心聲也是很正當的。但剛好在這個時間點,也讓我有了一些聯想的空間就是了。

但如果說拿之前食安問題作為對照組,能不能看出一些端倪來呢?

A. 大統

「大統去年十月爆發黑心油事件,引發一連串食安問題,彰化縣衛生局下令產品全面下架,統計大統有九十四種產品假冒純油,開出十八億五千萬元罰鍰,彰化地院則依詐欺、販賣虛偽標記商品,重判負責人高振利有期徒刑十六年、罰款五千萬。

根據二審判決內容,大統長基劣油與高振利等人的詐欺犯行,均依照刑法第255條地1項「商品虛偽標記罪」、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以及違反食管法第15條、49條做出判決;在刑期上也改判大統公司董事長高振利12年有期徒刑,而調配室課長溫瑞彬及員工周昆明,也各判有期徒刑2年10個月,緩刑5年。

另外,檢察官就原審判決大統賣油給台糖、福懋油脂等公司的詐欺求償部分,判處高振利等3人需連帶賠償台糖與福懋,各661萬與3830萬餘元,且後續仍可上訴。」

大統案二審 改判12年罰3800萬

最後彰化衛生局開出的十八億五千萬元罰鍰也撤銷了

「衛生福利部法規會訴願組長表示,大統同時觸犯刑事法律、違反行政法,衛福部基於一罪不兩罰的原則,才撤銷罰鍰,但附註如法院判決大統免罰、高振利無罪,衛政單位仍可裁罰。」

免罰了!大統18.5億罰款,衛福部撤銷

這是今(2014)年7月的事情。

B. 統一

Wiki上面有現成資料,連結在此:統一企業食品管理事件列表

可以注意到的是,統一出包的時間在2013年中,在2012總統大選,2014地方首長選舉中間,剛好也沒有地方政府出來抵制統一的產品。記得當時只有零零星星的消費者想抵制統一(但是一下子就被促銷活動幹掉了 :P) 比照這次地方政府抵制味全、頂新的行動來看,不免有些遐想空間。

統一這一次剛好閃掉了飼料油的問題,而且非常低調。至少董事長沒有跳出來說食品是良心企業 :P



在我看來這種抵制活動是一種消費者拿回自己手上權杖的自覺。當然能夠持續多久是一回事,而且地方政府也參與了此項行動,也多少算是幫忙給廠商施壓了。

消費者群體面對財團弱勢的地方在於消費者行動幾乎是個體行為,很難引起共鳴。在沒有網路的時代更是如此,這一點在《鄉民都來了》也提到,網路可以提供廉價的訊息交換成本,有助於凝聚民眾(書摘可按此)。所以這些「行之有年」的作法到了現在不再是安全無虞,因為即便它們賣假貨是「身不由己」,但是消費者的憤怒可以藉由網路而串連

另一方面,這次抵制頂新的風波之所以愈燒愈旺,用天時地利人和的角度來歸納的話可能是這樣子:

天時:2014年10月,地方選舉倒數4x天。

地利:a. 接在2013食安問題、2014大統油問題之後。b. 頂新的道德弱勢。

人和:a. 消費者受不了。b. 地方政府需要選票。

以上種種,造成了台灣史上罕見(或是首次?)的地方政府聯合消費者抵制財團品牌的行動。

之後的觀察點會落在:1. 目前還有多少未爆彈?(還有未爆彈! 向越南進飼料油三家未曝光)假設這些未爆彈爆炸了,地方政府是否會給予同樣的對待?(或是未爆彈也不會爆了) 2. 選舉結束之後,地方政府是否會輕輕放下? 3. 頂新的危機處理策略:目前頂新與味全似乎開始進行切割了。

我們可以在這件事情中看到很多不同的面向,只是這種事情接連發生,多少還是覺得有點可悲就是了。



題外話

這些是查資料時看到的,提供一些相關新聞給各位

「頂新」收買慈濟《大愛新聞》

抵制頂新!郝明義:更要反頂新買中嘉控制媒體

這兩新聞很值得重視。從某種方面看,統一之所以沒受到大規模抵制是因為它們多少受到自己強勢通路庇護的關係。而頂新也追隨著旺旺的腳步,跨向媒體業發展,在電視台的成果上有大愛,更重要的是,它們想買中嘉這種系統台。個人也在其他文章中說到系統台在台灣電視產業價值鍊的強勢地位。中嘉如果變成頂新旗下,消費者可能永遠也不知道這些消息了吧?

救味全台灣之星 傳魏家擬退出

「為了能讓味全員工能保住飯碗,讓『味全』這塊招牌有重新站起來的機會,傳出魏家已經在研議退出味全經營,轉讓所有持股,引進新的經營團隊的可能性。不止味全,包括台灣之星也在評估之列。」

我認為這段話有很強的引導性。在商言商,頂新在味全出包之後切割味全是十分合理的商業考量,怎麼會變成「救味全」?或許可以看得出來頂新有一塊危機處理會放在輿論操作,目的可能是要為自己的形象設一個停損點,再者就是運用「救救老牌子」的大義,將味全賣個好價錢。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看法,信不信由你。

老共管你七老八十

范疇先生這一篇文章跟頂新、味全沒有什麼直接關係,不過倒是間接了「為什麼地方政府不惜跟頂新切割」的問題。

「這也許可以部份的解釋,為甚麼2014的某些城市的選舉、2016的總統選舉,對某些政壇人物乃是生死存亡之戰役;這種不接台灣地氣、完全靠3000哩外北京加持的政治生命,其老朋友的地位隨時可被用來祭旗,可說是命懸一線。對手不要把人家看低了;人家這次傾巢而出,不是為了更多的榮華富貴,而是為了保命,出招可是沒底線的。」

不過也不是每個地方政府都是中國的「老朋友」,所以針對性很強。要不要接受這種說法,就端看客倌您的想法了。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2 thoughts on “為什麼地方政府要抵制頂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