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孫子.軍爭》之我見(一)

「軍爭」就是「兩軍爭利」,兩軍彼此間競逐戰場上優勢地位的狀況。

孫武認為軍爭是戰爭中非常困難的部份,這是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爭到這個利是否能夠確實引領我們獲得勝利。

在戰爭原則:以逸待勞的前提下,我們該如何爭取戰場上的優勢?又該如何判斷?

這是〈軍爭〉前段孫武要討論的課題。


一、以迂為直 以患為利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於君,合軍聚眾,交和而舍,莫難於軍爭。
軍爭之難者,以迂為直,以患為利。
故迂其途而誘之以利,後人發,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計者也。
故軍爭為利,軍爭為危。
舉軍而爭利則不及;委軍而爭利則輜重捐。
是故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勁者先,疲者後,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爭利,則蹶上將軍,其法半至;卅里而爭利,則三分之二至。
是故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無委積則亡。

白話解釋:
孫武認為,從將領領命開始,徵兵動員,到兩軍對陣,爭取戰場優勢是最困難的事情。
為什麼爭取戰場優勢會很困難,是因為爭取戰場優勢反而要繞遠路、拿別人以為是禍害的東西。
所以自己走彎路而用好處來引誘別人,產生比別人晚行動而早別人到達的狀況,這就是懂得「迂直之計」的人。
所以爭取戰場優勢是有好處的,但是也有危險的地方。
整批大軍一起爭取爭取戰場優勢會來不及,運用部份軍隊爭取戰場優勢就必須放棄裝備。
所以輕裝上路,日夜不停加倍趕路而遠赴百里之外爭取戰場優勢,則我軍的將軍會被捉住,讓有體力的人先去,體力較差的人慢到,則只會有10%的戰力;如果是走五十里路的狀況,則會喪失前鋒,而只能有50%的戰力;如果是走三十里路的情況,則會有66.67%的戰力。
所以軍隊沒有裝備會滅亡,沒有糧食會滅亡,沒有儲存會滅亡。

所謂軍爭,指的是兩方爭取戰場優勢的情況。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戰場優勢」(利)?
在這裡,只要是能打勝仗的事情,就是利。
但是要掌握到戰場優勢,反而必須要繞遠路、取別人認為是沒用的,甚至是有害的東西。
有的人說這與現代戰略家李德哈特(B. H. Liddell Hart)的「間接路線」(The Indirect Approach)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有的人引《老子》:「將欲奪之,必固與之。」說明這是故意讓這種繞遠路、取害的事情發生的。
無論是西方戰略家李德哈特、東方古哲老子的文獻,在這裡都放一旁,等一下我們回頭看孫武怎麼說。

因為爭取戰場優勢有繞遠路、取害的狀況,所以這是一個危險的事情。
畢竟你根本不知道繞遠路的結果是什麼。
用《孫子.虛實》「孫子曰: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的前提配合孫武在本章提出的行軍速度-戰力比來看,如果要趕赴戰場,則我軍戰力無法有效凝結,反而會輸一屁股;慢慢來嘛,則就會喪失「地利」,而變成「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也沒好到哪去。

孫武說強行軍到戰地會很慘,又說慢到戰地也很慘,怎樣都是慘慘慘,那麼到底該怎麼做?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二、兵以詐立

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能鄉導者,不能得地利。
故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合為變者也。
故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
掠鄉分眾,地分利,懸權而動。
先知迂直之計者勝,此軍爭之法也。

白話解釋:
不知道各國在打什麼算盤,就不能跟它們預先結交;不知道地形條件,沒辦法派出軍隊;不能用當地人,就無法運用戰場地形。
所以戰爭這種事情以欺騙、偽裝為立足點,以爭取有利的狀況為行動準則,以軍隊散開、聚集作為他的變化。
所以戰爭快起來像風一下子就達到目的,慢慢布局跟森林一樣有條不紊,搶奪資源就跟火一樣什麼都要什麼都搶,目的不改變就跟山不會動一樣,意圖就跟陰天一樣不知道等下是放晴還是下雨,動員起來就跟平地一聲雷一樣震動整個大地。
搶劫一個鄉鎮後如何分配得到的人,得到一片領土之後如何要怎麼分上面的物產,這都是要仔細考量的。
知道如何善用迂直關係的人就可以獲勝,這就是軍爭的方法。

這邊很有趣的是,孫武又從戰略面來講他的想法。
在外交上,要跟各國達成默契,必須先知道它們到底想要什麼,派軍、使用當地人的狀況也是同理。
所以孫武認為戰爭就是讓別人不知道我的意圖,但我要知道他的意圖,用利來讓對方產生行動,並且用軍隊的聚散作為執行方法。
進而推導出戰爭的特性:經典的「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一般都會從戰術層面來看,不過個人在這裡試圖從整體戰略來看:要馬上達到目的(呼應《孫子.作戰》:「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布局要有條不紊、掠奪全部的資源、堅定自己的戰略目標、不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意圖、動員起來要跟打雷一樣讓全國動員。
在戰爭勝利之後,如何分配資產,就要看情況而定。

戰爭有其陰暗面,在春秋時代,打仗可沒有戰爭法的保護,而且社會上還有奴隸制度,可想而知,一場戰爭下來會造成多少的家破人亡與社會階層變遷。
侵略指的是用燒殺擄掠犒賞將士,更有「因糧於敵」的效果,所以行軍必須侵略。
但是戰略目標絕對從一開始就要底定,這是我在這裡解釋不動如山的狀況。

不動如山就是關鍵,因為戰略目標一直在轉換的話,你會看不清楚到底什麼才是達到戰略目標的路。

作戰的目的就是要達到作戰目的,並不是為了作戰而作戰。
把目標擺在第一位,就不會有受到旁利的引誘,而走上岔路。
《孫子.計》:「利而誘之」;《孫子.兵勢》:「以利動之,以實待之。」
這是運用旁利引誘,已達到我方的實利(遂行戰略目標),所以該放的要放(捨利),即便敵人認為那是害處但該拿的要拿(取害),這是繞遠路(迂),以達到目的(直)的法門。

在戰略目的的前提下,捨利取害、以迂為直,就是如何在戰場上取得優勢地位的方法。


三、戰術成功 戰略失敗

這句話就是迂直之計的精髓。
若別人是戰術成功,戰略失敗;那我方則是戰術失敗,戰略成功,而完成戰略目標。

什麼是戰術成功,戰略失敗?
用NBA的狀況來比喻,或許可以說是讓對方主將頻頻單打得分,造成對方球隊的傳導遲緩;小組配合打不開、得分點火力限縮的狀況。
用軍隊的比喻來說,就是讓對方擴大腹地,造成軍力分散,我方得以以局部優勢兵力攻擊對方要害,取得戰爭的勝利。
用google就知道這句話大家常用。

但是為什麼大家常用,但還是會產生這種狀況?

這是因為當初戰略目標設定不確實,甚至時常改變的關係。
在運動比賽中,要的就是得分比別人高,目標非常明確。
但在政治、商業中,目標經常有可能被迫改變。
如果戰爭打得好,就會有「趁勝追擊」的聲音出來,有趣的是當失敗了之後,那些高喊要趁勝追擊的人往往噤不作聲。
如果產品賣得好,就會有「繼續研發同類型產品」的聲音出來。
看看現在的台灣產業困境,是不是跟當初起飛的科技代工模式習習相關?
由此可知,當初根本沒有設定明確的產業戰略目標。
(又或者可能是當初追求長期利益的目標被追求短期利益的目標取代)

更抽象地說,這是短期利益與長期利益的抉擇考量
讓出短期利益往往是為了長期利益打算,這就是迂直之計,也就是這邊說的軍爭之法。

回過頭來看前面的戰地問題,我想孫武的想法應該是:如果你覺得把這個地讓出去給對方佔領,有助於打贏這場仗的話,就讓他佔領吧。
難就難在你不知道你讓了這個地,引誘對方的行動後是否可以完成你的戰略目標
甚至有可能對方取得了這個地之後讓強弱態勢更加懸殊。

所以孫武才會說:「軍爭之難者,以迂為直,以患為利。」


雜七雜八

1. 「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這句話很妙。

什麼是豫交?一般而言,豫通常做樂意、參與、遊玩解,這裡如做樂意、參與是說得過去的。

但是杜牧把豫做「先」解,解釋為:「不知道諸侯想要什麼,不能先交兵」,說得通。

若取杜牧解,但交做交往解:「不知道諸侯想要什麼,就不能預先結交」,似乎更有意思,也是我在本文說的「產生默契」。

什麼是預先結交?就是在沒有約定關係下各個關係國的默契。
春秋時代戰爭逐漸白熱化,戰事頻仍的結果是各國停戰協定根本是簽假的,所以「預交」其實就是讓其他相關國家在這場戰役中不會插手,形成類似今日準聯盟的狀況。

2. 老子從來沒說過「將欲取之,必先與之」這種話,他說的是:「將欲奪之,必固與之」

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剛強。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個人會將這個「之」當無意的詞來解,而「必固」作「本來就是」解,所以我的翻譯是:
「要收縮的東西,本來就是張開的;會變弱的東西,本來就是很強盛的;會被拿走的東西,本來就是在那裡的。(轉變開始時)顯現的程度猶如一點點的光亮。(在這個道理之下,)柔弱可以贏過剛強。所以魚不可以離開水(,而必須與水相生),國家的關鍵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以免被人針對性對付)」。

老子要講的是哲學問題:伸縮、廢興與奪與的相對關係,沒有其中一邊,就沒有另外一邊。
說老子有詭詐的思維,我覺得倒是有點過了。

以上是我的想法與解釋,至於您認不認同這樣的解釋,就由您自己決定吧。



備註

本文所引用之原典文字來自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畫,《孫子》白話文翻譯以李零著,《孫子十三篇綜合研究》,中華書局之內容為底,依個人領會所寫出。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