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智慧時代的智慧買家

最近台灣近期最「熱門」的事件不外乎兩個:餿水油跟連柯戰。曾經的復興航空、高雄氣爆、張顯耀呢?不要問,我也不知道。

台灣食安近幾年並不好,連環爆出起雲計、毒澱粉、前陣子的棉籽油以及這次的餿水油……網路上有人痛批廠商無良,認為沒有替消費者把關,也有人說消費者自己愛貪小便宜…大家都很痛心,但我始終認為台灣人太息慣用生氣表達自己的關心,而導致遇到事情就以憤怒來表示。這樣做的壞處是抒發完了,事情就結束了

「亡羊補牢,猶未晚矣」,幾次問題發生的後來,似乎都沒有提出一個具體的,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而只是不斷地歸咎責任。無論廠商是否倒閉,牽連到多少廠商…,但都無法讓消費者獲得一個安心的答案

依據本人一貫的風格,這篇文章就由廠商、政府與消費者三方面來看食安問題吧。

食品GMP?
via 人2(Facebook) 

廠商:我也是受害者

憤怒的消費者最難接受的就是這種言論。要說這是推托之詞,是可以接受的,但就某一方面來說,這句話也不能算是全錯。但這句話要成立的前提是:他們完全不知情。

或許有些人會說,廠商本來就要注意自己買的東西是否合乎安全規範。這是真的,但卻往往做不到,因為這牽涉食安制度的設計。換個說法,如果你是食品加工業者,你怎麼知道你的供應鍊是否符合食安規範?

在廠商決定採用某些產品之前,他們會請供應鍊上游提供合格的檢查報告,以確保自己的東西是沒有問題的,這是為了安全所衍生出來的機制。而這個機制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試想,如果你是上游廠商,你會每一批每一批商品全數送驗嗎?大多時候是不會的,撇去偷雞摸狗的動機不論,因為這有成本考量。所以即便是每一批貨品都送驗,但也不會每一個單位(罐)都檢查,而是會挑幾罐過去送驗,這是「抽驗」的概念。

食品製造商的責任在於它們必須確認每一批原料都經過安全檢查,如果沒有,就難辭其咎。相同地,原料供應商也必須保證,它們每一罐原料都符合安全規範,如果沒有,它們就不能說他們是無辜的

如果可以了解這個架構,那麼問題就來了:食品加工業往往會有很多層的上游與下游,那麼對上游產品要求跟下游貨品檢驗標準的不符,就是明顯的灰色地帶。要阻止這個灰色地帶的唯一方法就是從最源頭開始。但是我們幾乎無法確認這些食物材料的真正源頭是哪裡,對吧?所以這問題基本上無解。

另一方面,在廠商預設的決策架構中,只要是有檢驗標章的產品,就可以成為我們的供應商之一。所以當它們真的有跟供應商拿到證書之後,它們也就不會刻意再去深入追究原料是否純淨,除非今天原料會對產品產生影響。當原料商提供證書並參與食品加工者的供應鍊時,食品加工者根本不會意識到原料是否會有問題。在這方面來說,廠商有可能是受害者。

或許有人會說,廠商應該要對價格異常低廉的產品產生警覺。這句話對也不對。不對的地方是,你如何知道原料價格「異常」低廉?沒錯,若是一個食品加工業者,不知道原料的行情也太說不過去,但問題是價格要低到什麼樣的程度才算是「異常」?舉一個例子來看,我之前聽到的說法,一個賣吃的路邊攤若它進貨/水電/人事成本如果沒辦法壓到售價的3成以下,就沒辦法賺錢。所以成本所佔售價的比率應該要壓在0.3以下。所以如果說一碗魷魚羹50元,成本價15元(50*0.3),所以假設它賣20元,會不會有人去吃?若店家每一樣原料來源都有張貼通過安全檢驗的狀況下,相信一定門庭若市。這就是決策的「框架,我們不會預設這東西是有問題的,我們的預設立場是,東西來源是沒問題的。這是因為如果說我們對每一樣東西斤斤計較,那麼就沒有辦法去真正地完成我們的任務。假設你今天點了一碗魷魚羹,還要跟店家確認魷魚從哪來,再繼續追問其他問題,我看你這一碗魷魚羹也都涼了。

在我們必須完成任務的前提之下,我們不會預設原料來源,這是一般人的行為模式。廠商會有基本的要求(如提供證書),但若是要對每一項原料都檢驗,大概就是業界良心等級(弔詭的是,一般人也很少會特意光顧業界良心,這其實跟市場有關,會放在消費者的那一塊來談)。

稍微做個小結:對於食品加工業者,如果能做到要求上游廠商提供食品安全相關證書,這完成了低標;如果對每一項原料都自行送驗以確保原料來源,那是業界良心,也就是高標等級。而食品加工業者只要完成低標,那麼他宣稱他是受害者,就有基本的立足點。




政府:全力追查,隱匿問題的廠商施以重罰

目前政府的態度是全力追查餿水油的流向,避免民眾吃到餿水油。

各地衛生局昨持續追查餿水油流向。前天才因隱匿不報被新北市衛生局開罰五百萬元的網購名店「光頭呂抓餅達人」,昨又被下游廠商元家企業通報曾向其進貨轉賣,約四十萬片蔥油餅已被消費者吃下肚,戳破其聲稱僅在網路販賣謊言,昨再被罰三百萬元。新北市長朱立倫宣示:「黑心廠商一定要重罰,讓它倒。

光頭呂再罰300萬「黑心廠 讓它倒」

對下游的控管的確是控制損害的一環,抓走逃走的羊是亡羊補牢的一部分,但亡羊補牢的重點在於「補牢」。

餿水油流竄全台,食品業者紛紛中鏢,本土食品GMP認證制度被外界炮轟擺著看外,連在台每年收取年費逾億的國際ISO認證一樣蒙塵,SGS表示已在一周前取消強冠ISO20002認證,另經濟部標準局初步決定將取消味全染餿的三項產品ISO9001與ISO20002認證,最快今日撤銷。
……
台灣SGS不願對ISO認證收費狀況回應。對於連國際認證制度也染餿,認證單位無奈指出,「不肖業者不守法,再好的制度也會出包!」

年費逾億 國際ISO認證也餿了

沒錯,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真的有心想鑽制度的漏洞,絕對有方法可以鑽。但「不肖業者不守法,再好的制度也會出包!」這句話則是很單純地將責任推拖到業者。如果所謂的國際認證就只是做做paper work,時間到了要求廠商送驗產品,那麼這個事件其實反而是一個市場機會,因為國際認證只能做到被動檢查而無法做到主動抽查。

或許很多人會好奇,為什麼一樣的制度到了台灣就會走樣?你可以說台灣人貪小便宜,你也可以說台灣人投機取巧,但我覺得比較根深蒂固的原因是官僚作風太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會讓再好的制度無法落實,「官大學問大」的潛規則不但讓社會年輕人無法出頭,也間接影響了許多制度的運作。說到底,台灣還沒走出人治的概念與作法框架。

換句話說,制度設計好不好,執行單位執行是否確實,配合單位是否要鑽漏洞,這三件事情不全然是連帶關係,甚至更有可能是獨立事件。執行單位不能說「制度很好,可是配合單位要鑽漏洞,我也沒辦法」。制度出問題,權責單位難辭其咎權責單位習慣兩手一攤的作法也是因為前述的官僚作風影響,沒有執行力的官僚、不完善的制度才讓廠商有可趁之機。經濟部也不能因為認證制度出包就兩手一攤,說我也沒辦法。制度出包就表示制度仍有不完善的地方,改進制度與執行力才是能夠杜絕後患的唯一作法




消費者:憤怒、退貨、繼續買

打從起雲劑開始,可以看出消費者一直處於弱勢。出包的都是上游廠,中游食品製造商宣稱自己也是受害者,銷售下游將產品下架後,消費者也不知道重新上架的商品是否已經安全無虞。也就是說,消費者幾乎沒有選擇的空間。(請注意,這跟「賣方市場」的定義有點不同,「賣方市場」定義請見這裡

捲入餿水油風暴的台北犁記、基隆李鵠損失慘重,累計退費金額各達三千萬元、一千萬元;李鵠今天重新營業、台北犁記預定十月八日前推出重新包裝的綠豆椪、太陽餅小規模試賣重新出發。

台北犁記退費三千萬 停業一個月/李鵠今日重新營業 損失上千萬擬向強冠求償

記得曾經看過一個言論,「現代的經濟基礎是信任」,連知名店家也中招,消費者會憤怒也不是沒有理由。但現在麻煩的是消費者似乎只剩下憤怒的功能了。拿前陣子的毒澱粉事件來說,統一下架毒布丁之後,重新上了一批(不知道是不是OK的)布丁,並且推出強力促銷,消費者照樣趨之若騖。或許你會說台灣消費者很可悲,但消費者購買價格較低廉的產品本來就是行為的趨性,但真正有問題的我們思考的框架被通路牢牢掌握。

一般消費市場很難建立所謂的「品牌忠誠度」。所以即便是業界良心等級的義美,也不見得有很多的忠誠客戶只吃義美的產品。這是市場特徵,而且義美的口味也不見得符合大眾需求。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我們的選擇遠比想像中的少。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圖個方便,結果這個方便就讓我們的行為模式無法離開某些特定的品牌

在看待無條件接受退貨的店家時,個人是對這些店家抱持正面的態度的,雖然我可能從來沒吃過他們的產品。「商譽」這種東西,建立需要很久的時間,但是要倒下卻很快,鼎王殷鑑不遠。問題是真的看重自己商譽的店家還有多少?真正願意面對問題的店家還有多少?

如果你願意支持他們,你可以在網路上表達支持,你可以到實體店面向工作人員打氣,但最實際的行動就是繼續購買他們的產品讓其他廠商知道,只有重視商譽的店家才能立足於市場上。個人一直強調的概念是,消費者才是市場的王,只是我們一直把手上的權杖深藏不用,任由佞臣假傳聖旨,才讓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持續發生。

用你的錢去買支持讓你安心的店家,不要因為「一時方便」就將你的選擇權交給通路怪物。這樣的作法或許會讓你帶來不便,但是向願意維護商譽的店家購買令人安心的食品才是智慧型手機(smart phone)時代應該要有的智慧型買家(smart buyer)。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