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儒家也會盜墓?!

之前在看《零秒思考力》(ゼロ秒思考 頭がよくなる世界一シンプルなトレーニング)
時,作者說看一則訊息,可以從字面、內容、前提等三個方面進行解讀,正好我在看《莊子.外物》時看到了一則寓言,就用這個架構簡單看我們到底要怎麼解讀寓言。

儒以《詩》、《禮》發冢。
大儒臚傳曰:「東方作矣,事之何若?」
小儒曰:「未解裙襦,口中有珠。」
《詩》固有之曰:『青青之麥,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為?』接其鬢,壓其顪,儒以金椎控其頤,徐別其頰,無傷口中珠!」

文字來源: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畫


字面解釋

儒者因為研究《詩》、《書》、《禮》、《樂》而去掘古墓,大儒傳話下來說:「太陽出來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弟子說:「裙子短棉襖沒有脫下來,屍體的口中還含著一顆珠呢!」(大儒諷刺地說:)「古詩上面記載著說:『青青的麥穗,生在小土丘上面,在世的時候不肯布施,死了含顆珠幹什麼?』(於是命令弟子說)拿著屍體的鬢毛,按著屍體的鬍子,用鐵鎚敲屍體的下顎,慢慢地拉開兩頰,不要損壞了口裡的珠子」

黃錦鋐譯,《新譯莊子讀本》,頁381

看到這段解釋,直覺反應不脫「儒家好爛」、「道家又在污衊儒家了」之類的。

但這一則寓言真的只是要說這個嗎?


從內容來看…

我們可以抓出這一段的重點字句來推敲這一段的寓意。
我認為這一段的關鍵字句是「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為?」這一句話至少有兩種含意

  1. 物品就是物品,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物品是被拿來使用的,而不是拿來「擁有」的
  2. 不要為了保有什麼東西而害了自己的身體-就如同「懷璧其罪」一樣,屍體什麼事情都沒做,但卻因為嘴裡咬了珠子而被撬壞嘴巴


從前提來看

這個要從《莊子》的思想來看才能知道。《莊子》一直在討論「物」、「我」要「相忘」,才能真正的逍遙。

另外《莊子》對於儒家的形象往往會有誇張的描寫,盜墓行為不一定可信,但可確定的是當時自稱儒者的人往往是說一套做一套(可參見〈田子方〉「莊子見魯哀公」段)。所以這一段也是要佐證《莊子》對於「禮義」的論點:「禮義生亂」,進而要「捨棄禮義的束縛,回歸自然的本心」,才能逍遙於人世間。

一則寓言會因為你對書籍的了解而有不同的認識,最怕的就是沒有架構地去想,就妄下定論,這也印證了《莊子》對於知識傳承的另一個論點:文字容易誤導別人理解「道」。或許從「字面」、「內容」、「前提」的方法可以讓我們多少更能擺脫既有的知識、刻板印象而了解作者寫這段文字的意義吧?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