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數據派vs印象派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時常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對於某件事情的印象太過深刻,而過於強調某件事實的重要性,而導致以偏概全的現象。

隨著科技的發展,數據紀錄方式也開始深入我們的生活,甚至放在運動、政策制定都有其相應的重要性。
但數據解釋的專業性往往會讓數據成為有心人士利用的工具。

或許讓數據回歸成為工具,人們藉由論證過程得出結論,最後運用經驗產生洞見,才是最好的應用方式。


印象派-記住感動人心的一刻

NBA的麥克喬丹(Michael Jordan)在1990年代搭上NBA全球化的順風車,使得他成為NBA的指標性人物之一。
許多從90年代開始看球的球迷沒有人不對他的印象感到深刻。
連在周遭的籃球場上,也時常看到打球的人競相模仿喬丹上籃的假動作(「拉竿」)。
西元2000年之後的柯比(Kobe Bryant)、艾佛森(Allen Iverson)也成為當時代籃球的模仿標的。


Michael Jordan via bleacher report

人們總是會記住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第一次看到拉竿、第一次看到美妙的過人、第一次看到灌籃……,這種「第一次」會在我們的腦海中產生最深刻的印象,而讓我們回味不已。
不只是運動,包括一般企業運作、業務成交,甚至是日常生活的點滴,都會用這種印象的方式留在我們的腦海中。

印象派是藉由感動的產生累積經驗,進而產生對事情的詮釋方式

記住那一瞬間的感動,就是印象派的基礎




數據派-用數據紀錄

如果說印象派是「點-線」的概念,那麼數據派就是「點-線-面」的作法。
將可測量的東西「紀錄」下來,彙整成資料後精簡它、化成結論成為知識,這就是數據派。

拜《魔球》(Money Ball)之賜,棒球球探對於球員的挑選已經開始注重「長打率」、「上壘率」的數據分析,而不再只是藉由「那個球員穿牛仔褲很好看」的方式挑選球員。
(用「穿牛仔褲很好看」的標準來挑選球員聽起來似乎有點可笑,但這卻是印象派時常有的狀況-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藉由對棒球「得分」流程的拆解,數據派幾乎顛覆了以往棒球球探的運作方式,產生另一種營運方式的典範。

但這一切都必須藉由科技來輔助,藉由最基本的錄影開始,紀錄風向、溫度、打擊順序、球賽內容、投手球路偏好、打者打擊區強弱區分,到人員在球場中的站位…等,都需要科技來做紀錄與呈現。
在紀錄之下,球員的優/缺點幾乎無所遁形。

這也影響了棒球的基本概念-投打對決-是不是有跡可循?
如果有,那麼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讓自己更容易贏下這個比賽?
於是乎「長打率」、「上壘率」等以往較不被看好的數據成為打擊者評價的新基準,而「打點」、「盜壘率」等以往看重的項目則逐漸退居二線,甚至球員被要求「千萬不要盜壘」……等而不能執行以往可行的戰術。

藉由紀錄產生結論,最後影響整體的運作,這是數據派正在做的事情。




數據派的含糊與印象派的矛盾

無論是數據派,還是印象派,都只是一種看事情的角度。
但印象派幾乎不用學習;數據派則需要學習許多基礎知識。

所以數據派提出的論述內容往往也會成為需要專業解釋的特定知識。
要命的是,一般人不會投注心力在數據的解讀上。
這就產生了數據派自把自持的狀況,甚至成為特定人士的打手。

就用「經濟景氣」來看,如果說單純只考慮「人均所得」(GDP per capita)來看,如果持續上升,是否就代表景氣欣欣向榮?
不,至少還可以搭配貧富差距來看,如果說人均所得,往上升,但貧富差距也變大,那麼很有可能發生的狀況是富人更有錢而對人均所得產生了往上的影響。

這就是數據派的含糊,我們很難藉由單一指標去判斷整體局勢,而必須綜合評量才能得到符合完整定義的結論。
數據使用是一個演進的過程,不會也結束的一天,所以現在的數據常常都只是「堪用」,而非「完善」。

在另一方面,印象派常常會過度放大自己的經歷來解釋現象。

就如同前面棒球球探的例子,經驗告訴他們,穿牛仔褲好看的人打擊較好。
但他們並沒有去深究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或許,穿牛仔褲較好看的球員較常鍛鍊臀部,藉此穩固下半身,可發揮更好的打擊力道。
或許,這樣的球員處事更有自信,不容易被投手所迷惑。
或許……,還有千百個「或許」。

印象派的狀況是,他們只處理完結論之後,就不管原因了。
所以有時候得出的結論聽起來可笑,但其實有它的意義。
心理學稱這種現象為「捷思」(heuristic)-指個人對於某問題情境未能有清楚、全盤的瞭解時,依據其個人經驗所採用的直觀推論方式。(via
教育wiki

只要能避免以偏概全,被刻板印象限制思維,其實印象派是很有機會產出洞見(insight)的。

明明就是印象派,卻偶爾能夠跳過驗證過程產生洞見,這就是印象派的矛盾




數據只是決策的工具

印象派與數據派孰優孰劣其實不是問題,重點是我們要在什麼立場採用什麼觀點

就運動領域來看,如果你是個「迷」(fans),那麼使用印象派的觀點可以讓你在你喜歡的領域獲得很多樂趣;
但若你是個「狂熱者」(maniac),數據派的思維可以讓你得到更深入的觀點。

重點是,我們要怎麼樣駕馭我們自己的心智不被印象派的偏執、數據派的過度解釋所迷惑。

當我們看到/聽到與我們既有認知不相符的事情時,往往會懷疑,甚至產生否定。
因為我們都省略了「求證」的過程,而運用捷思,讓我們在不思考的狀況下根據經驗產生結論。

這是很危險的。

同樣危險的還有當數據派提出數據時,我們因為不了解背後邏輯而全盤接受,受到數據派對事實的刻意掩蓋。
別忘了,數據使用是一個發展的進程,很難有完美的一天,所以數據只是工具,如何使用工具得到我們可以操作的事情,這是我們要學的。

數據可以提出論證,但論證是否屬實,需要事實的背書。
說穿了,這個世界的每個人都很難脫離瞎子摸象的困境,因為這個世界的運作系統變得太大而無法捉摸,我們可以依靠的只有我們的經驗與客觀數據。

運用數據配合適當的方法作為決策的工具,不迷信經驗而必需要懂得如何發展洞見,這是當一個理性的現代人要有的能力。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