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鄉民都來了

以前,我們注意的是有組織的行動;未來,我們更要對無組織行為產生迅速反應

最近因應太陽花學生「活動」的關係,特意去找了這本《鄉民都來了》,發現這本書非常值得一看。※1

從討論太陽花學生活動的角度來看,這本書可以告訴你他們到底是怎麼「揪」在一起的。
從政治的角度來看,你可以知道為什麼左岸政府總是想要掌握網路輿情。
從經濟的角度,你可以略窺網路如何破壞「誘因」。
從選舉的規劃來看,它解釋了為什麼在網路上聲勢滔天的候選人卻不見得一定能勝選。
對於媒體,你可以很清楚知道為什麼傳統媒體會逐漸式微(但其實只是因為傳統媒體沒有其他相抗衡的商業模式而讓它變得巨大而可以養活很多競爭力較不足的企業)
從戰略的角度來看,你可以更知道「網路」這個工具如何影響人們。

處在這種變化中,如果不能與時俱進,就會變成守舊的老頑固,而無法正確認知未來的變化。

以下節錄一些個人比較有感覺的句子,這篇其實只是個筆記,不需要太在意結構鬆散的狀況。


via blueknight76.pixnet.net


書摘

一項專業之所以存在,是為了解決需要特殊專長才能解決的困難問題。(P.60)

.「專業人士是指一個從參照團體中得到重要職業報酬的人,此參照團體成員僅限於經過正式的專業教育,同時接受由團體制定的是當行為規範的人」轉引自《官僚體系》(P.61)

.「使用者產生內容」(User Generate Content, UGC)不只是一般人使用文字處理器和繪圖軟體創作出來的作品而已,它也需要有再創造的工具才行,像是Flickr、維基百科或是部落格這樣的平台,讓使用者能夠將作品傳播給其他人。(P.83)

.當科技已經發展到了無新意時,通訊工具才會在社交上變得有趣。
一個工具的發明不會帶來變化,工具必須要存在得夠久,社會上大多數人都開始使用才會帶來變化。
當一項科技變得正常,然後變成無所不在,到最後滲透度高到我們視而不見時,真正深刻的變化才會發生。(P.100)

.(談維基百科)反正沒有任何人得到報酬,那麼精力旺盛和懶惰的貢獻者就得以在同一個生態系統裡面和平共處。(P.113)

.「糟糕的比較好」:蓋博比對了兩種程式語言,一個很成熟但複雜,另一個卡卡的但簡單。
當時一般人都認為那個成熟的程式語言會取得最終的勝利,但是蓋博卻預言,比較簡單的那個城市語言會傳播地更快。
他說對了,
也因為傳播得快,更多人們會想把哪個簡單的語言改得更好,而不逝去改那個複雜的語言。(P.114)

.「最後通牒遊戲」(帶給我們的意義是,)我們會想要處罰對我們不公平的人,就算是自己付出代價也在所不惜。(P.124)

.報紙的存在依賴於生產和消費的不對等,因為報紙讀者沒有印刷機,但是任何收到電子郵件的人很顯然地,都可以再把郵件發送出去。
也因此現在一則新聞報導的讀者人數可能比整份報紙的讀者更多。(P.137)

.革命並不在社會採納新科技時發生,而是在社會採用新的行為模式時展開。(P.146)

.在(讓東德政府垮台的)萊比錫事件之後,示威者學到一件事,那就是它們應該以政府不太可能干預的方式舉行示威遊行,並且將他們行動的證據廣泛傳播。
如果政府沒有反應,那紀錄就可視為是抗議很安全的證據。(用來吸引其他人參加)
如果政府確實回應了,那麼鎮壓民眾的紀錄就可用來尋求國際奧援。
而對於鎮壓民眾的國家學到的教訓則剛好相反:再小的示威抗議也不能容忍,因為他們的規模會愈變愈大,而且任何紀錄都絕不能流出去。
直到今天,這兩個教訓在抗議者和被抗議者之間形成的貓抓老鼠仍然持續上演中。
正如同所有的協調行動一樣,社交工具已經在這場比賽中改變了權力的平衡。(P.149)

.「以協調取代計畫」(P.155)

.德軍閃擊戰的另一個解釋:無線電的應用讓作戰可以根據限時限地進行調整。(忘了抄頁碼…)

.(對於「重複囚徒困境」,)以牙還牙的策略是所有試驗的策略裡面最成功的。(P.171)

.在不同的規模時,採用兩個不同的策略,一個是密集策略,一個是稀疏策略。
你讓小群體僅僅連結,然後你再連結起各群體。(P.191)

.當社會學家談論社會資本時,通常會趨分為團結型資本和橋接型資本兩種。
團結型資本是在一個相對來說同質性高的群體中的深層凝聚力和信任感;而橋接型資本則是在一個相對來說異質性高的群體中的連結數量。
想像你不問何時還錢就會把錢借出的人的數量的差別。
橋接型資本的增加將會增加你借錢的人數,而團結型資本的增加將會增加你借款給已經在借錢清單上的人的金額。(忘了抄頁碼…)

.雖然對於服務業來說這樣的說法好像很有趣,因為「相遇」(網站)實際上做得最好的一點就是不去幫它的使用者做任何事,而是提供平台讓使用者幫彼此做決定。(P.208)

.托瓦茲(Linux的提案人)的第一條訊息的另一個必要元素是,他並不想要達成什麼能改變世界的大目標。
他沒有說:「我打算寫一個讓微軟公司不能繼續壟斷伺服器作業系統市場的軟體」
相反地,它的訴求聽來可行性很高,「幫我一起進行這個小小的計畫。」
Linux後來之所以好到足以改變世界,……,而是經由自願貢獻者一個版本一個版本地修正,變得愈來愈完善。(P.211~212)

.「最適景點」-對任何問題或目標而言,都有簽百種的可能性等待我們去發掘,但是該環境中只會存在級少數真正具有價值的景點。
當一家公司,或是任何組織找到了一個成功的策略,就會有很強烈的意願繼續沿用同一個策略。
即便是還有更好的策略在外頭等待我們去發現,彈藥找出這個策略的昂貴成本卻又使人望而卻步。(P.218~219)

.利用眾多局外人集思廣益探索最佳景點,比起只倚賴內部專家要有效率得多。(P.219)

.在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的世界裡,嘗試某些事的成本通常比做出是否要嘗試的正式決定要來得便宜。(P.220)

.與許多經理人的希望相反的是,科技並部是一塊彈性無線的布可以稱開來包容任何狀況。
相反地,一個好的社交工具就像是一件好的木工工具:它的設計必須適用於你手邊正在進行的工作,而且它必須能幫你做到你想要做的某件事。……
這種「適合度」論點的一項令人吃驚的結果就是,當你改良現有的工具時,也擴大了世界上可能可以達成的承諾的數量。(P.234)

.社交工具最深曾的效應都在工具發明後的好多年才會浮現,因為直到有極大量的採用者出現,同時這些採用者將這些工具視為理所當然,它們的真正效應才會開始出現。(P.237)

.維基呈現了政治哲學中最基本的問題:誰會保衛那些保護我們的人?他們的答案是:每個人都會。
維基的基本默契使得關心這個網站不被用作惡作劇用途的人有其優勢,因為要造假虛構內容的時間比刪除它的時間要久多了。(P.239)

.當哥倫比亞廣播電視台決定腰斬電視劇「浩劫餘生」時,這個劇集的粉絲極度不滿,他們開始遊記花生到電視台總部以示抗議,他們使用的是「線上堅果」郵寄服務。
這種抗議方式得要粉絲們自掏腰包才能辦到,因此他們的決心是不容質疑的,尤其是當二十公噸的花生送達哥倫比亞廣播電視台時。(哥倫比亞廣播電視台後來讓步並且恢復了劇集的播出)
相同地,密西根反戰示威民眾和那些對美國簽證政治度改變不滿的移民,各自寄送花束到密西根民代和美國移民局主管以示抗議。
花束有雙重優勢,它一方面代表尊重,一方面必須親手交付。
和電子郵件相較,實在是很難忽視這些花束。
這些抗議擁有電子郵件所缺乏的袁術,就是那些抗議者必須有足夠的證據顯示它們非常想要表達他們的意見,就算是要困難重重或是要自掏腰包也在所不惜。(P.251~252)

.我們的社會中最大的變化之一就是從預防到應變的轉變,……。
社會基本上就是無法控制怎麼樣的群體可以形成,怎麼樣的價值可以給予他們的成員,這也意味著預防不再是降低危害的策略。
因為這種變化是由媒體所引起的,它和言論自由相比極為類似。(P.269)

.政府,甚至是公司行號,都很習慣於成為民眾抗議的目標,很所以當經由社交媒體所協調而成的抗議活動成為常態之時,這些抗議的效果也就隨之衰退。
如果大家能夠開始使用這些工具來繞過政府或是商業實體以直接面對問題的話,我們將會看到一個驚人的長期變化醞釀成形。
如果這在未來能夠成真,對於先前在大規模行動上的機構壟斷會形成一個空前的巨大挑戰。(P.277~278)

.本書中的許多故事好像都與年輕人相關的原因是,我們這些在1980年以前出生的人仍然還清楚記得那個沒有任何工具支援群體通訊的年代。
對我們來說,不管我們浸淫在新科技中有多深,我們永遠都知道這些新科技只是暫時的。
絕大多數真實世界的經驗告訴我們年輕人佔有優勢,它們相對來說未經世事。
它們因為缺乏經驗而犯錯。
它們高估了許多一時的風潮,看到什麼新事物都以為是看見了劃時代的革命,它們要犯下一千次這樣的錯誤之後才能真正學到經驗。
然而在革命的年代,我們之中的老鳥卻會犯下相反的錯誤。
當真正的、一生難得一次的變化來臨時,我們很有可能會認為它只是一時的流行風潮而已,正如在我家鄉的地方報紙討論計算機的那些大人一樣。……
年輕人對社交工具的運用上佔有優勢,他們以違背就有模式的方法擴充他們的能力,不是因為他們比我們知道更多有用的事,而是因為他們和我們相比所知道的沒用知識要少得多。……
在過去15年之中,我必須拋卻我知道的那些事情和其他一百萬件事,因為那些都已不再是真理。(P.279)

.然而,年輕人的優勢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
正如同每個人到後來都把計算機當作是無所不在微不足道的日常工具時,我們大家也都開始將我們的社交工具視為理所當然。
由於有了社交工具,大家分享、合作、一同行動的能力都有了長足的進展。
當世界上每個人,從埋首工作的生物徐加到憤怒的飛機乘客都開始採用那些工具時,它就引領我們進入了一個劃時代的變化。(P.280)




讀後感

看完這一本書之後,才發現自己對於網路所帶來的改變認知甚少。

一開始只是對太陽花學活的特性感到好奇-幾乎可以不算是一個我們以往認知上的組織行為,看到這裡才慢慢了解到為什麼左岸政府始終不願意對網路鬆綁。

網路活動有群聚效應,這樣的群聚效應正好是左岸最忌諱的。
在無法避免的狀況下,只好使用另一個策略-掌握網路訊息,包括掌握所有軟體、阻止外來軟體,為的就是這一層的考量。
當我們在綠壩實在莫名其妙時,卻不知道左岸的思考中,如果沒有綠壩會讓左岸在統治上帶來多少的問題。

******

這本書說真的有點恐怖,因為它提供了很多工具及應用案例。

例如舉出白俄羅斯少年運用快閃族活動(在某個地方吃冰淇淋)作為具有政治示威的活動時,事情就會變得愈來愈複雜。

現在台灣常做的方式還是用寫e-mail的方式進行,但說真的,除了塞爆對方網路空間外,根本沒有一點具體的感覺。
寄花生、花以表示抗議的作法說真的很有創意(當然我們的太陽餅也很猛),20公噸的花生…,看到腿就軟了。

非典型的抗議模式逐漸成形,這也意味著政府與企業都要面對這樣的環境。
如果說如同作者在最後講的,一昧把這些事情當成個案處理,那麼或許在有生之年會在台灣面臨到像東德垮台那樣的歷史大事。

老人之所以老,就是因為他覺得他都看過了,而無法每一次都用全新的思考來面對事情。

讓我想到這一篇文章〈台灣,也許什麼錯也沒有,就錯在太老了〉(數位時代),很多時候老是智慧。
但面臨時代的轉變時,老,或許就跟滿清在面對西方列強、國內革命的大官員一樣吧。




延伸閱讀

黃哲斌:「鄉民都來了」,忽然一直來(天下雜誌)

很有趣的是,上面這個連結的發表日期是130829,在洪弟兄事件之後,太陽花學活之前。

網路發威 PTT鄉民都來了(蘋果日報)


*1「運動」與「活動」的差異

基本上現在很多人還是把太陽花、野百合當成學生「運動」,但我個人會比較想說是這是學生「活動」。

「運動」是長時間將中心思想散佈出去的一連串行動;而「活動」則是一次性,有行動目的的集體行為。

而在太陽花退場之後,好像就這樣無聲無息了,而且太陽花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發展出他們自己的中心思想。
所以我會認為太陽花到目前為止還只是活動,而不是運動。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