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莊子》讀書隨筆

這邊記下一些讀《莊子》的想法:從談論安樂死的議題開始,到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專長,而要趨近於道,關鍵點就在於他是否能夠把自己放到物外,趨道而逍遙。


莊周夢蝶
pic via
〈論莊子〉《王大師論壇》

首先從一個問題開始:道家怎麼看「安樂死」?

就自己的看法,道家其實不認為「安樂死」是個問題,甚至也不是個議題。

  1. 道家對於「我」以外的「物」向來都抱持著「來就讓它來,去就讓它去」的觀點。生命來的時候就讓它來,要離開的時候就讓它離開。所以當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能維持生命時,道家的觀點會傾向就讓生命這樣離開,不會要求過於激烈的治療,所以不會有安樂死的抉擇(當然也是有少部份的人秉持著完全不治療,但我認為那已經太違背人的常性了)
  2. 道家講究的是要求自己,而不是要求別人。道家甚少指著你的鼻子說:你要這樣做那樣做,更多時候道家會用層次的方式來說明各種境界的高低,讓你自己去實行。所以當別人面對生死難關時,道家不太會告訴他該怎麼做,而可能跟他說幾種境界,讓你自己去選擇你要的那條路

而第二點更可以延伸: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有的位置,不要強求,而使外物迷惑自己,道家稱這種強求的行為是「人為」,或是「有為」。無為是照著你的天性去行動(順應自然不是躺在那邊無所事事,就如同庖丁、造鐘的工匠等,他們並不是追求功名而行動,而是藉由他們他們的天性經過訓練後藉由解牛、造鐘的行為擺脫外物的干擾,而使自己趨向於能讓人逍遙的「道」。

所以如果學生考試考不好,那只是你把這個人擺在了「不是他的道」上。「唸書只是為了考到好學校」,如果他本身就是這樣想的也就罷了,如果他對唸書根本沒有興趣,那麼唸書只是壓迫了他的發展,而使他離道愈來愈遠。

《老子》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學」不只是指學問,而是精神方面的各種體驗,學習就是其中之一;而為道則要藉由降低物質要求的方式進行,藉由減物來讓自己的心性更加趨近於道所以神射手面對外物(功名利祿、生死)的壓力而無法發揮他的本領,這是因為他還未能擺脫物的拘束,而讓自己逍遙於世界上。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