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別當田豐

愈有見識的人,愈需要把事情好好說,不要有情緒性的字眼。

愈是正確的事,愈需要好的方法執行,才能發揮應有的效果。

田豐是東漢末年袁紹的屬下,才高八斗,說的話總是一針見血,直指問題核心。

他曾經阻止袁紹發動官渡之戰,但是袁紹仍然一意孤行,最後袁紹兵敗,而田豐也死於獄中。

為何會有這樣的慘劇?我們又該如何避免自己成為別人的田豐?

140511_田豐


田豐生平

田豐初在韓馥部下,以正直不得志。
初平二年(191年),袁紹領冀州牧。
據《三國志·魏書·袁紹傳》的注引《先賢行狀》記載,田豐「天姿朅傑,權略多奇,少喪親,居喪盡哀,日月雖過,笑不至矧。博覽多識,名重州黨。初辟太尉府,舉茂才,遷待御史。閹宦擅朝,英賢被害,豐乃棄官歸家。袁紹起義,卑辭厚幣以招致豐,豐以王室多難,志存匡救,乃應紹命,以為別駕。」
192年,隨袁紹出拒公孫瓚,從事期間參與界橋之戰。
公孫瓚軍逼近袁紹,田豐欲扶袁紹入牆垣避難,為袁紹拒絕,陷重圍,後袁紹復用田豐計謀,平定河北。
198年,田豐曾勸袁紹早日圖許,奉迎天子,佔據政治上的主動,袁紹不從。
199年,袁紹滅公孫瓚,挑選精卒十萬,騎萬匹,準備進攻許都。
田豐與沮授建議利用優勢軍力和地理形勢,對曹操進行持久戰,「進兵到黎陽,在河南紮營」,穩打穩紮。
同時「分遣精騎,抄其邊鄙,令到對方不能安定,這樣我們很容易就拿下」的萬安之策,袁紹拒用
200年,官渡之戰之前,曹操往徐州攻劉備,田豐建議偷襲許昌,袁紹以兒子生病為由拒絕。

田豐說紹襲太祖後,紹辭以子疾,不許,豐舉杖擊地曰:「夫遭難遇之機,而以嬰兒之病失其會,惜哉!

~三國志.魏書.董二袁劉傳

及後田豐奮力直言袁紹缺失,以及分析和曹操兵力部署優劣,認為百姓疲弊,糧食不足,應該用持久戰,可惜不被袁紹採納,力勸之下還被下獄。
後來袁紹兵敗逃回,曾後悔不聽田豐諫言,卻因逢紀讒言説:「田豐聽說將軍敗退而拍手大笑,歡喜他之前所預料的事情都發生。」田豐遂被袁紹殺害。

豐說紹曰:「曹公善用兵,變化無方,眾雖少,未可輕也,不如以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脩農戰,然後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於奔命,民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於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紹不從。豐懇諫,紹怒甚,以為沮眾,械繫之。紹軍既敗,或謂豐曰:「君必見重。」豐曰:「若軍有利,吾必全,今軍敗,吾其死矣。」紹還,謂左右曰:「吾不用田豐言,果為所笑。」遂殺之。

~三國志.魏書.董二袁劉傳

冀州城邑多降於操。袁紹走至黎陽北岸,入其將軍蔣義渠營,把其手曰:「孤以首領相付矣!」義渠避帳而處之,使宣號令。眾聞紹在,稍復歸之。或謂田豐曰:「君必見重矣。」豐曰:「公貌寬而內忌,不亮吾忠,而吾數以至言迕之,若勝而喜,猶能赦我,今戰敗而恚,內忌將發,吾不望生。」紹軍士皆拊膺泣曰:「向令田豐在此,必不至於敗。」紹謂逄紀曰:「冀州諸人聞吾軍敗,皆當念吾,惟田別駕前諫止吾,與眾不同,吾亦慚之。」紀曰:「豐聞將軍之退,拊手大笑,喜其言之中也。」紹於是謂僚屬曰:「吾不用田豐言,果為所笑。」

~資治通鑑.漢紀五十五.孝獻皇帝戊建安五年

 

做對的事更需要方法

袁紹的敗戰早就被田豐所看出來,所以從結果來看,田豐做的事情是對的。

但是田豐用錯了方法

這個世界很好玩,做錯的事情可以隨便做做,反正都是錯的,矇對了的話根本就是賺到的!
可是做對的事情很麻煩,要把事情做好,更是需要智慧。

「智慧」在政治面上,常常指的是手腕。
我們必須瞭解到,一個事情要推行,需要很多人的協助。
或許在你眼中,他們的見識不如你;或許在你的眼中,他們居心叵測。
但不可諱言,多一個朋友好過多一個敵人。
我們必須了解,我們做這事為了達成目的,不是製造敵人。

田豐在做對的事情時,用了錯的方法,製造了敵人。
這個敵人好死不死,就是他的頂頭上司-袁紹。
當田豐說出「我就等著看你失敗」,事情演變至此,你能期望田豐能夠勸阻袁紹不要進行官渡之戰?
田豐諫言的目的是不要袁紹打官渡之戰,可是他用了錯的方法,不但無法達成目的(阻止袁紹),而且還讓自己鋃鐺下獄,最後死於獄中。

這個錯的方法就是「用恐嚇的方式來說你的理由」。

在台灣社會中,我們常常看到用恐嚇的方式來教小孩、教學生,甚至於是管理社會秩序。
「你不乖就把你賣掉」、「警察伯伯來了」
「你不好好考試以後會找不到工作」
「我們必須防微杜漸,預防犯罪滋生」
我們要提出一個好的方法,常常會用「不做的話會有壞結果」的方式論述。

很顯然地,這並不能達成你的目的。

前述教小孩、教學生的狀況會用恐嚇語句是因為,他們是握有權力的人。
也就是說,握有權力的人才能夠使用這種恐嚇語句:「不做的話會有壞結果」。

這句話往往會讓聽的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因為這是一種權力的展現。
能夠恐嚇的狀況往往也是產生於說的人確實可以做到這個事情(擁有權力)。
今天如果是兩方平等或甚至是對方權力比你大時,用這種說法就等於是步上田豐的老路。

為什麼我們會很習慣說出這種話?
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們從小就接受這種語句的訓練;
二方面可能是因為我們沒有深究過這種語句是否有效、什麼時候有效;
三方面可能是因為我們自認為看到他們沒有看到的事情,而產生了優越感,而將這種優越感變成言語上的權力。

即便你自認為看到了未來(也不一定是正確的),我們都不能用這種語句向別人提出建議。

我們的出發點是好的,不要因為錯誤的表述而讓你的好心做壞事
不值得,真的。

在公司內,我們提出建議無非是想讓公司變得更好,所以不要用恐嚇的方式。
跟親戚朋友說話,我們提出建議是想讓朋友更好,所以不要用恐嚇的方式。

這不是跟各位說壞的那一面完全不能講,而是不要強調壞的那一面,要讓自己與對方站在同一陣線上,讓事情更圓滿

這也才是我們要的結果,不是嗎?

 

參考連結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