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颱風帶來的兩難

昨日(7/23)晚間發生了復興航空的空難事件,讓颱風天在家宅看門狗(Watch Dog)的我一打開電腦只覺得「發生什麼事?」、「怎麼會這樣?」

而後更是躺在床上無法入睡,腦中想的都是關於這起事件…或者說是決策單位面對這種一翻兩瞪眼問題的兩難…。

起床後看到雅虎新聞的版面,讓我苦笑一番。

140724_雅虎新聞選輯

一次颱風兩樣情-復興航空在颱風天飛澎湖出事;人事行政局放了颱風假而被批。

這種狀況讓我想起了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的那句名言…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Hamlet 3.1)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哈姆雷特》




放不放假?你要選哪邊?

站在一個受薪階級的立場,遇到颱風必然支持放假,這是可以理解的。
但如果你是企業經營者呢?
更甚者,你是主管放假的單位的話,你會遇到颱風就放假嗎?

我們先來看航空公司遇到颱風的狀況,如果把航空公司的動作分成起飛/不起飛,把結果分成Happy Landing(平安降落)/出狀況,可以做成一個2×2表格如下:

140724_決策模式_1.png

結果可以粗分三種:沒問題、客訴以及大家最不想看到的不幸事件。

沒問題:簡單來說就是預測命中,所以即便在天氣不佳的狀況下,如果平安落地就是沒問題。(但各位可以想想,就算平安降落,但在天氣不理想的狀況下起飛真的是「沒問題」嗎?)
另一個很「有趣」的沒問題的狀況是,如果航空公司不起飛,可是實際上會出狀況。
雖然也是因為沒有人員傷亡,而變成「沒問題」的結果,但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這趟飛機到底會不會出狀況,所以這個結果是無法驗證的。
在大多數狀況下,這種「沒問題」的狀況可能會變成下面要談的客訴事件。

客訴:就表格上來看,客訴只會發生在「可以平安降落的狀況下,但航空公司不起飛」的條件下。
這種狀況通常會衍生出大規模的客訴事件,航空公司會盡力避免這種狀況。
另外還有一種客訴是接續著「無法平安降落,航空公司班機不起飛」,從原本的「沒問題」接續而來。
會發生這種狀況是因為我們無法在不起飛的狀況下去驗證班機是否可以平安降落,所以無論是航空公司或是乘客只能用別的方式進行價值上面的參照-別家班機是否平安降落/塔台回報天氣狀況是否足以飛行……等。
如果我們已經有成功降落的案例,那麼乘客心中預期的標準是「可以平安降落」而產生客訴事件。

不幸:就是無法平安降落……,這也是大家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所以我們可以將上面的表格重新畫一次,變成下表

140724_決策模式_2.png

你一定有發現到,在「起飛出狀況,航空公司不起飛」的欄位中出現了矛盾:我們用別家班機來預估自己班機的狀況,但自己班機是否會出狀況卻無法驗證

如果你是航空公司,你會怎麼處理?




人命的價值?

我們必須要認知到,再多的金錢都無法喚回這世界獨一無二的生命
而這邊要跟各位分享的不是形而上的辯論,而是目前商業邏輯對於人命的看待方式。
因為我們如果不處理人命的金錢價值,很多商業模式就無法運作。

我們用保險業的角度來看,人命到底有多少金錢價值。
「壽險」是對生命換算成金錢的一種評估方式。
大家都知道,壽險要定月支付一筆費用給保險公司,當身故時則必須審核一些基本條件,受益人才能領取當初壽險的保險金。

就保險公司的角度來看,要能持續經營下去,勢必要讓以下的不等式發生:

收入>支出

在最簡單的狀況下,保險公司的收入來自於保戶定額的保費,算式為「定額保費x預期繳納期數」;支出則來自於支出的保險金,算式為「保險金x身故機率」。
所以上面的不等式可以改寫為以下算式:

定額保費x預期繳納期數>保險金x身故機率

其中關於「預期繳納期數」、「身故機率」都有機率的概念,也就是說我們只能用大多數的狀況做預期,而不能實際掌握。
我們可以歸納出一件簡單的判斷,「保險金的金額正比於定額保費的價格」,這意味著:能繳的定額保費愈多,身故後的保險金也愈多;要讓受益人有更多的保險金,就必須繳納更多的定額保費。

所以對於保險(或者其他商業行為)來看,生命的金錢價值在於他本人有多看重自己的生命
對於一個保100萬事故險的人,那麼在保險的商業邏輯之下,或者可以說他自己看待他的生命的金錢價值是100萬。

只有當事人自己可以定義自己生命的金錢價值,這就是現行商業模式中對於生命的價值定義。
(這邊為了釐清主要概念,不討論「定額保費的付款能力」,但若加入付款能力進行通盤思考的話,可以對商業運作邏輯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市場的權杖在誰手上?

根據前述,我們可以預想,「起飛」往往是航空公司的優先選項。
在上一段,我們可以了解,在商業行為中,自己的生命價值由自己定義。

回過頭來看,如果是你,你會選擇搭颱風天的飛機嗎?

我們太過於習慣用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事情,但其實這是站在結果論的立場在看待整件事情。

在決定的當下,我們無法得知事情的結果會是如何,我們只能依照幾個資訊:「颱風天」、「飛機會飛」,以及可能的「已經有其他班機平安降落」的資訊。
有限的資訊下進行決策,這是我們都會面臨到的難題。

所幸,市場的權杖在於消費者身上,而不在航空公司。

就小範圍來看,作為消費者,我們可以選擇「搭乘」以外的選項-退費、延期…等。
就較大的範圍來看,若我們能夠理解航空公司停飛的理由,而不以情緒性地使用客訴作為手段對航空公司施壓,或許可以降低航空公司不停飛的決策傾向。

目前查了一下,國內的航空公司似乎都有遇到颱風天而使班機延誤時,協助乘客退票/延期搭乘的服務。(請問出發當天遇到颱風,飛機停飛的話…  via 背包客棧

請各位記得,您自己生命的價值由您自己決定。



雜七雜八

在第一大段中的表格可以套用到其他方面,包括人事行政局要不要放假,這是一種「作為-不作為/成功-不成功」的分析框架,也可以拿來作為其他方面的決策分析架構。

最前面那張圖片會讓我苦笑的原因是,「因為颱風起飛而發生空難」與「因為颱風放假的使得商總抱怨政府」兩則新聞放在一起。

另外,一定要再次強調,這篇文章不是要苛責航班中的乘客為什麼要在颱風天搭飛機,也不是為航空公司/其他決策機關說話,而是希望受到決策影響的你我,能夠清楚知道對方為什麼會這樣決策,進而從中保護自己人身安全,並且維護自己應有的權利

messi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