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之師?

《論語.季氏》:「不學《詩》,無以言」

最近又回去了之前讀《史記》的讀書會。
這個讀書會將《史記》讀完後開始讀《詩經》,之前去過一次,但是真覺得不知道《詩經》在說什麼,所以就興趣缺缺。
一直到我在圖書館被人堵到,才又開始回去看那個看不懂的《詩經》。

Whatever,回去讀書會後看到有個篇章挺有趣,貼上來跟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