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Category Archive: 古籍中的戰略

權力的轉換點

最近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先生逝世,各界除了感嘆又一位引領風騷的人物離去之外,接著上演的就是各大家族無一倖免的爭產戲碼。

爭產的故事怎麼演進就不多提,這邊要討論的是:張榮發先生把所有的遺產留給二兒子張國煒,然後讓二兒子當家這件事情。

以下從張國煒先生的新聞開始說,然後再來談千年前的故事…
長榮張家

圖片取自 公布張榮發遺囑 張國煒公告接「長榮總裁」

Continue Reading

周厲王專利

之前在讀書會讀到《詩經.大雅.蕩之什.桑柔》這一篇。
大意是指君王要體恤人民之類的內容,我還是看不太懂那一篇在寫什麼。
《毛詩》認為這一篇是西周姬胡(周厲王)時期的大夫芮良夫所寫,於是翻了一下《史記》,發現這一段很有意思。

我這個年代認識姬胡主要因為他搞了個祕密警察制度而登在國文課本上。
但會被讀書人特意寫詩拿出來罵的事情卻是他在西元前848年所推行的政策-「專利」。


via 搜狗百科

Continue Reading

正義之師?

《論語.季氏》:「不學《詩》,無以言」

最近又回去了之前讀《史記》的讀書會。
這個讀書會將《史記》讀完後開始讀《詩經》,之前去過一次,但是真覺得不知道《詩經》在說什麼,所以就興趣缺缺。
一直到我在圖書館被人堵到,才又開始回去看那個看不懂的《詩經》。

Whatever,回去讀書會後看到有個篇章挺有趣,貼上來跟大家分享。

Continue Reading